黎天书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楚黎)

《黎天书》 小说介绍

百家争鸣的时代转眼过去八百载,五大学派脱颖而出,成为列国显学。
儒家:以圣人之言为基,习君子六艺,凝刻大道书简!
道家:百家之纲领,炼丹、制符、望气、御鬼、求长生!
墨家:兼爱、非攻、明鬼、非命…十大秘术机巧诡谲,防不胜防!
兵家:肉身血气为基,六韬三略、望敌虚实,杀伐最甚!
农家:水火雾霜雪,驭天地异象!
楚黎,一介小城少年,气府被一尊神秘小鼎占据,多年无法修行,在一次意外中,终于激活小鼎,走上一条非凡的修行之路。
起初,他只是想要复兴家族,保护好身边的人,却在一次次的血与火中成就不朽……
若干年后,诸天万族的史家为他修传编史,那时,人们称他为…天!。书中主要讲述了:改变楚黎命运的,是九岁那年的一个午后。楚黎的父亲楚元山因为临时有事,便让他来打扫太爷的仓库。楚黎虽然很不情愿,但比起老爹“爱的铁拳”,他还是更喜欢打扫卫生….仓库…仓库…九岁的小楚黎视线扫……
黎天书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楚黎)

《黎天书》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改变楚黎命运的,是九岁那年的一个午后。

楚黎的父亲楚元山因为临时有事,便让他来打扫太爷的仓库。

楚黎虽然很不情愿,但比起老爹,他还是更喜欢打扫卫生….

仓库…仓库…

九岁的小楚黎视线扫过偌大的庭院,终于在庭院的角落里,找到了楚元山所说的仓库。

仓库的面积不大,四四方方,四周积满了灰尘。

年幼的楚黎站在仓库的门口,驻足了足有好几秒,才满脸遗憾地将仓库打开。

正午的骄阳透过仓门的间隙射入尘封已久的仓库,肉眼可见的灰尘颗粒瞬间弥漫在附近的空气之中。

楚黎被呛得连连咳嗽,一边挥着手,一边走了进去。

仓库很大,但四周空荡荡的。

据楚元山说,这里面大部分的收藏品都在太爷死后用来抵债了。

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尊其貌不扬的青铜小鼎、一本不知真假的《周武帝野史》,过往的债主都看不上它们。

楚黎的爷爷将小鼎保留了下来当个念想,其死后就传给了楚元山。

楚黎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最里角的那尊小鼎,拿出手巾擦拭起来。

但还没擦几下,那小鼎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将整个仓库照得恍如白昼!

楚黎也在这道白光中晕倒,再次醒来时,他的气府之中已经多出了一尊小鼎……

这尊小鼎就像是梦魇一般,如影随形,楚黎尝试了各种办法,但都无法将其摆脱。

最初的三年,在同龄人都尚未开辟气府之时,楚黎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凭借着过人的悟性,轻而易举地考上了庐州城的一等书院。

但随着时间推移到他十二岁之后,情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同龄人在这一年都陆陆续续地开辟了气府,只有楚黎,他的气府没有丝毫动静,甚至于,连最起码的气旋也无法形成。

这让很多对他寄予厚望的人大失所望,不过,由于楚黎的父亲是庐州城的,所以他倒也没有因此受到太多欺压。

其他方面,楚黎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变得越来越好,到了近些年,甚至能够看到源力的流动。

铛…铛…

马车上响起悠扬的铃声,正回首往昔的楚黎瞬间被这道声音惊醒,有些歉意地看向身前马车上的车夫,赶紧走到一旁。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对面的酒肆中泛起了两道异样的光芒,一道偏紫,一道偏黑,互相纠缠着。

他从未在人族修行者身上看到过类似波动的源气,那反倒像是…妖族的源力!

楚黎瞳孔一缩,连忙横穿街道走了过去。

庐州地方不大,却是军事重镇,素有、之称。

他父亲是当兵的,就算撇开家国大义不谈,打起仗来也是冲在第一线,由不得他不紧张。

昏黄的酒肆里,酒客们毫无顾忌地大声谈笑着,硕大的酒碗在他们的手与桌子之间,乒乓作响。

店小二忙得满头大汗,两手托着七八碟下酒菜匆匆从楚黎身边路过,来不及招呼他。

楚黎不动声色地扫视一圈,很快就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两股诡异源力的来源。

那看上去是两个身材非常高大的男人,背对着他,没有束发,身上皆披着一层漆黑的斗篷,遮挡住了二人背部的轮廓。

楚黎不动声色地坐到不远处,一边用余光继续观望,一边侧耳倾听起来。

声音很小,流露着不耐烦。

另一人道。

那大汉气得敲了下桌子,说话的声音依旧很小,坐在一边的楚黎却是听个正着。

乌噶?

他心头一凛,书院的教科书里提到过,是妖语中最常见的骂人的话,就跟市井人家常说的、差不多。

楚黎思忖道:果然是两个天妖…我要小心些,但也不能当作没发生过这事,要看住他们,还要想个办法通知老爹…..

他思索几秒钟,突然喊道:

小二忙不迭地从不远处赶来,一见到是楚黎,顿时变了神色:

楚黎一拍桌子,道:

说着,便胡乱掏出一大叠金票塞到店小二手里,道:

小二连连后退几步,看着手里的金票,苦着脸道:

楚黎的父亲楚元山不过是个芝麻大点的官,但即便如此,店小二也不敢随便开罪。

楚黎又道:

说话间,那两个斗篷大汉也朝这边看了过来。

店小二哭丧着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掌柜。

掌柜听到这话也是一惊,要知道妖丹便是妖族死后萎缩的气府,拇指大的一颗,蕴含着丰富的源气,但是驳杂凶厉,莫说是楚黎这样的普通人,就是让修行者来服,也是九死一生。

他连忙招手让小二过来,无奈耳语道:

说完,便是快步走到楚黎跟前,先把他给稳住。

小二听到掌柜的话,又看了看托盘上的三碟下酒菜,只得长叹口气,朝着西边飞奔而去。

四周的酒客此时都哄笑了起来,齐刷刷地看向楚黎以及那两名大汉所在的方向,等着看热闹。

那两名大汉可就没有那么高兴了,一个大汉铁青着脸,低头问另一人:

那人按了按手,道:

大汉低骂一句,仰头把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之后,他们说话的声音便更小了,以至于连楚黎也听得不够真切,依稀只能听到其中一个不停地在着什么….

楚黎本以为过不了多久,等他老爹楚元山过来,就是这两头天妖的丧命之时。然而过了很久,酒肆里却依旧不见楚元山以及任何援兵的身影。

酒肆里原本打算看热闹的酒客也大多等得不耐烦了,陆陆续续地离开了酒肆,到最后,除了楚黎和那两头天妖以外,竟只剩下三两个人在喝闷酒。

楚黎有些急了,那两头天妖更急。

其中一个站起身道:

乌噶!

另一个心底大骂,的一声把酒碗和两粒碎银子撂在桌上,跟着走出酒肆。

楚黎心急如焚,却依旧不见楚元山的身影,店里又都是和他一样的普通人,最终只得一咬牙,跟了出去。

楚黎几乎等那两头天妖走出数十米开外后,才仗着自身目力开始跟踪。

只见那两头天妖不紧不慢地穿过酒肆外边无人的小胡同,嘴里还在说些什么。

忽然,一个天妖停下脚步,朝着右侧的岔路口望了过去。

另一名天妖跟着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神情瞬间怒不可遏,连带着喊了一句什么。

楚黎距离他们太远,根本听不真切,只依稀看到那天妖开头第一句的嘴型好像是:

难道是和他们交易的人来了?

楚黎心头一震,通过那两人的神情举止做出判断。

念头电转间,便听到那名喜欢骂骂咧咧的天妖声音又提高了几分,道:

岔路胡同里立刻传出一道低沉的回复:

较为冷静的那个天妖顿时眯了眯眼,看向骂骂咧咧的同伴,道:

骂骂咧咧的天妖听罢,心底很是不喜,却也不敢违背他的话,一声后,朝着岔路走去。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他颇为兴奋地道:

楚黎藏在远处,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名天妖的嘴,却又是只辨认出了开头的第一句话:

乌噶!

楚黎深呼吸一口气,稳住心神的同时,壮着胆子又往前走了几步。

声音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并且,这个新的位置还能够隐约看到那个藏在巷子中的交易者。

那个交易者的块头同样不小,穿着黑袍子,双手捧着一个暗红色的铁箱。

那铁箱里,密密麻麻地放满了丹丸状的颗粒,乳白色,晶莹剔透。

…人丹!

楚黎瞳孔骤然收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颗人丹,是杀了多少个人族修士?!

不行,我要赶紧去找老爹!

他正这样想着,就在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

楚黎顿时如触电般头皮发麻,往后一看,竟是一个不过四五岁大的小姑娘!

完了!

楚黎脸色一白,抱起那小姑娘撒腿就跑!

与此同时,那名老大的声音也跟着一滞,看了一眼手下,表情如常道:

手下乌里苏顿时兴奋地邪笑起来,回道:

说完,只见他背后的斗篷一下膨胀,两只满是疙瘩的肉翅从中挥舞张开,转瞬间便来到楚黎二人的跟前。

楚黎看着面前这尊遮天蔽日的身影,整个人如坠冰窖,难以动弹。那被抱在怀里的小姑娘却依旧神色不改,咯咯笑道:

楚黎瞬间愕然,愣了好几秒才一下缓过神来,连忙捂住小女孩的嘴巴,冲着乌里苏干笑道:

那乌里苏的脸色却是彻底黑了下来,他的人族语说得不好,听却是没有丝毫阻碍。

丑?

老子哪点丑?!

他愤怒得大手一张,宽大的肉翅瞬间拍打而出,正对着楚黎怀中的小姑娘!

小姑娘依旧什么也不知道地咯咯笑着,楚黎则是一转身将其护在后面。

狂暴有力的肉翅瞬间犹如汹涌的海浪击打在他的背部,使得他不受控制地向前飞出十几米,连带着小女孩一起,落在了那名天妖老大的脚边。

这时,小女孩才终于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坐在地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那天妖老大一跺脚,小女孩的身影瞬间消失,转而,地面上出现一滩血迹!

楚黎目眦欲裂,上前就要和他拼命。

但那天妖老大却只是一摆手,便把他给甩了出去。

这时候,那名黑衣人突然开口道:

他的言下之意是:这里比邻闹市,闹出动静之后,不好收拾。

天妖老大实则有无数种办法悄无声息地弄死楚黎,此刻却是眯着眼道:

黑衣人立刻道:

天妖老大没有说话,看向漫步走来的乌里苏。

乌里苏邪笑一声,道:

天妖老大微微颔首,望向那名黑衣人,眼神中不带有一丝温度:

黑衣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楚黎的面孔,沉默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他声音嘶哑道:

天妖老大露出满意的笑容,看向乌里苏。

乌里苏立刻心领神会,邪笑着从怀中拿出一颗青蓝色的妖丹,朝楚黎的口中塞去。

楚黎拼命地挣扎着,但他接连摔倒两次后,本就已经处在了昏迷的边缘,往日的力气此刻用不出十一。

终于,在被重锤了好几下胸口后,忍他不住张开了嘴巴,妖丹顺着喉道滑落。

噔!

妖丹刚一入喉,楚黎的表情便是瞬间一怔,心脏的跳动频率加快了两倍不止。

噔!!

耳边紧接着传来一声巨响,仿佛灵魂也开始颤动起来,像是随时都会离体。

噔!!!

又是一道声响,简直像是从牙关深处钻出来的,转瞬间,全身上下的所有骨骼都开始不听使唤,像是在下一秒就要、。

楚黎挣扎着站起身,满脸痛苦地捂住胸口,踉踉跄跄地想往外走,向外边那些通报情况。

然而——

他却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就这样,在乌里苏一声声的邪笑中跌倒又站起来,再次跌倒,再次站起来…..

望着这一幕,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不去看他,天妖老大也兴致缺缺地道了一声,唤回了正在给楚黎的乌里苏。

终于,楚黎再也没有力气从地上站起来,匍匐在地上,脑海中种种念头一闪而过。

他做梦也想考入一等学府….

想要重振家族的荣光….

想要保护好周晴….

想要挽回那个小女孩的性命….

他想要杀死那两个杂碎….

他想要修行!!!

楚黎在内心狂吼着,却根本无人理会。

那两名天妖早已经消失在了街道之中,只剩下那个收拾残局的黑衣人静默地站在一旁。

他们都知道,已经结束了。

……

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但在闭上双眼的最后一刻,楚黎却显得异常平静。

他就这样平躺着,坦然地接受了黑暗中的静默。

他回想起自己短暂的一生,上天像是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给予了他常人难以企及的卓越天赋,却全然不给他施展的机会。

那一尊神秘的小鼎,如同一座监牢,冰冷无情地笼罩住了所有的阳光。

任凭他如何努力地打坐修行,任凭他如何努力地聚集源气,都无法冲破这一堵牢笼。

曾几何时,这是他无比信奉的一句话,每当他精疲力尽、想要放弃之时,他都会一遍遍地默念,心中振振有词。

但如今——

呵,希望…这是多么奢侈的词。

再也没有那么多让他重拾希望了。

此时此刻,那妖丹中狂暴的源气如海水倒灌般涌入他的体内。

他那引以为豪的卓越天赋——较之常人更加宽阔坚韧的经络也成为了帮凶,使源气涌入丹田气府的时间大大缩减。

而一旦这些源气尽数涌入气府…他那颗脆弱的丹田便会瞬间如熟透了的西瓜般爆裂、炸开!

楚黎自嘲一笑。

此时此刻,除非在他的丹田上修筑一条坚不可摧的堤坝,死死地守住那些狂涌的源气,否则,哪怕是华佗再世,也无力回…..

突然,楚黎骇然地睁开眼睛,旋即又赶紧闭上,用查看自己的气府。

堤坝,他的体内不正有一道堤坝?

——那道曾使他的人生无比灰暗,看不见一丁点光亮的!

楚黎一下子振奋起来,盘膝而坐,用在书院中学到的、最基础的修行功法,引导那股狂暴的源气接近小鼎。

一点。

一点。

又一点。

庞大的源气仿佛真得受到了影响开始偏移,又好像没有。

旋即,楚黎真的感觉到,源气的流向发生了改变。

但相应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剧痛!

因为那流向的改变,正是建立在一条条经脉的断裂之上!

只有通过这种方法,住多余的道路,源气才会按照他想要的方向进行偏移。

就这样,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将那一条条经脉割裂,源气的流向终于被彻底改变,涌入小鼎!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片寂静的黑暗中——

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伴随着这道声响,疼痛,停止了。

楚黎没有睁开眼,瞳孔中却满是震惊:

幽深的黑暗中出现了一幕幕光彩,象征着妖丹青蓝色的源气犹如山洪海啸,不断地冲刷着他的气府。

换作是其他修士,脆弱的气府一定早已被这一道道肆虐的源气摧毁。

但是,他的体内有着一尊青铜鼎!

那往日里坚不可摧的牢笼,此刻却变成了一道坚固的堤坝,牢牢地守护住了他的气府!

不仅如此,伴随着源气的不断冲刷,那青铜鼎底部的锈迹竟也开始剥落,展露出了其本来的面目。

那是一道用篆刻的铭文,是一个字。

字体的周围,一根根鎏金的丝线从中延伸,蔓延到那些断裂的经脉之上。

楚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那道铭文的缝隙中看去,在即将昏迷前,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追寻着他的目光看去:

此时的青铜鼎好似变成了一张过滤网,汹涌狂暴的源气尽皆,犹如汩汩清流,在铭文的缝隙之中静静流淌…..

嗒。

清泉流响。

整整十六年!

暗无天日的气府中,出现了第一道光!

小说《黎天书》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