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北和古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妙不可言。道,一个人一生之中必将要谈一次的话题。自古英雄出少年,天生我才必有用。且看我等少年如何搅动世界风云,书写出那只属于我的篇章。…

看过很多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天青北和》,这是“行回北车”写的,人物古岩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天青北和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天寒山,是龙脊山脉的一个分支。海拔6673米,是天青大陆最高的山峰之一。

俗话说,高处不胜寒。这天寒山的山顶终年白雪皑皑,寒风呼啸。按照正常道理,这么高的山峰应当是没有人居住。可是,偏偏就有人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在这住下了,还以此为根基开宗立派,成了大陆闻名的十一大宗之一。

宗门名为八焰,相传是由八位火系的修士大能所创,因此门内修士所修习的功法大多以火系功法为主。

宗门分为内门和外门。

内门大多都是宗门中的嫡系子弟或同样修习火系功法的弟子以及资质比较好的奇才。

至于外门弟子都是一些因为各种原因修习不了火系功法,但又仰慕八焰宗的威名,从而加入八焰宗的人。借着宗门的威势和关系网来找寻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

天寒山的山脚下是一大片的野兽丛林,一直被绿荫植被所覆盖,连一条像样的小路都没有。

这也难怪。

宗门弟子平时上下山都是用的宗门配发的一把名为柳木剑的飞行法器。飞行法器可以让他们御剑飞行。既然能飞,那么谁还走路呢?怪费劲的。

云随渭水过五溪,漫山花草饮晨露。

新出的朝阳打开了全新的一天。

山下一片祥和。

一只长着独角的鬃毛野猪正在不遗余力的撞击着面前的苹果树。苹果树本身也不算太粗壮,可那粗壮的躯干被野猪撞的一愣一愣的。像个不倒翁一样左摇右晃就是不肯倒下。

在野猪的撞击下,地面早就布满一大片从树上掉落的苹果 。可是,奇怪的是。野猪竟对这些苹果熟视无睹,就像个晨练的老大爷一样,不停的冲撞着这棵树。

远方,离此地不到两百米的杂草丛林中,有一位少年拿着一个绿色的长管狙击枪,透过瞄准镜远远的注视着这一现象。额

“记录。今天是2068年4月16号,星期三。上午6点28分。地点。天寒山脚下,远庄森林,独角野猪的领地。目标。独角野猪。头上的独角约为16到18厘米,因此判断为二阶妖兽。是筑基期以下基本上对付不了的存在。也不知道为啥它大清早的就起来撞树,这都撞了有半个小时了。额!跑题了。这一段要剪掉。实验目的。测试0号枪的性能。现在实验开始,3…2…1。开始!”

随着少年扣动扳机,狙击枪的枪口顿时射出一道绿色光束。

那绿光速度极快根本躲闪不及,更何况放的还是冷枪。转瞬之间,那光束就打在独角野猪的身上。

被打到的野猪先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随后慢慢的站起来甩了甩自己的头。之后又慢慢的向前走,结果还没走上几步就扑通一声再次倒地起不来了。

“扫描检测。”

在少年的口令一下,他的身旁突然窜出四只小蜜蜂。说是小蜜蜂,其实比一般的蜜蜂足足大上两倍有余并且金属感十足。任谁看了都会明白这是个蜜蜂形态的小型无人机。

四只小蜜蜂排成长方形将独角野猪围住,同时放出紫色的微光对野猪进行了全方位的扫描。扫描的数据最终会自动传到少年的智能手机上。顺便一提,他的手机可不是买的而是他自己做的。在世面上根本买不到。

根据手机所示,独角野猪的心率在80到120之间属于正常范畴。肌肉量,体温也正常。总体来说身体倍儿棒。但是这灵力的含量处于微量状态。

看到这个信息,少年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的实验成功了。不过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少年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立即开始读秒。

8秒之后,独角野猪站了起来。环顾四周,退后两步,紧接着开始对四周各个方向发出阵阵猪叫。

声音洪亮,充满着对威胁和警告的意味。不过少年一点都没在怕的。只见他嘴上嘟囔道:“独角野猪,皮糙肉厚,攻击性强但攻击手段单一,只会用额头上的独角撞击。看似体型巨大身材笨重,其实速度极快。正常情况下,20米以内最高时速接近60迈。再加上它嗅觉灵敏,警惕高,紧靠一点点的味道就能知道对方大部分的信息。算是一个比较难对付的妖兽了。不过,我现在处在逆风带,离它又远。短时间内应该是没事……呦!暴躁了暴躁了。”

正如少年所言,现在的独角野猪变得十分暴躁。时不时的用它的猪鼻子掀起周围的尘土,这个举动,像是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又像是在展示自己的强大。

少年身形渐渐后撤,躲到一棵大树之下,拿出抹布擦拭着枪上的露水。

曾有人说,刀怕生锈枪怕潮。

这句话呢也算是诠释晨露对兵器的危害。所以说,对于各种类型的武器多多少少的都会做一些防水的措施,这把零号枪自然不例外。

就以零号枪的防水效果来说,只要不是在大海里泡上个三年五载的话,那就基本没事。

那为什么还要擦拭呢?因为闲得慌呗。

当在自己的地盘受到不明威胁时,充分展现自己的强大来震慑对方,是动物的习性,现在的独角野猪就属于这种情况。

杂草夹杂着尘土在空中随风飞舞,那浓浓的土腥味即便是距离离它很远的少年也能闻得到。

“我去!这是把周围的地皮给掀了吗?牛逼啊!”少年看着手机上的图像兴奋的说道。

整个暴动持续了十多分钟才慢慢开始有减缓的趋势,直至声音越来越小。要是一些经验丰富的猎人定然会以为这是独角野猪灵力不够体力不支,毕竟独角野猪的耐力差可是出了名的。

少年自然的也认为这是个机会。就在准备再次出手时,手机突然开始剧烈震动。震动力度之大直接让自己的右手出现了些许麻痒感。

少年知道这是手机发出的异常警报。

当下不敢迟疑立即逃离这里才是上策。

也就在少年离开的一刹那间,就在他刚才的大树旁,生出了一条又粗又长的藤蔓。

那藤蔓宛如巨型蟒蛇一般向着少年逃跑的方向追去。眼看着就要追到的时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少年大声喝道。

“悬空旱冰鞋!”

只见少年脚下的鞋底微光渐起,下一刻,少年足步空行竟然在天空飞了起来。

说是飞其实更像是在滑滑冰,而那蔚蓝的天空便是他的滑冰场。

后面的树藤对他也是不依不饶的,从一根变成两根,两根变成四根,四根变八根,着实是难缠得很。

少年则是不慌不忙甚至都不向后看上一眼,仅仅靠着蛇皮走位和那如同花样滑冰一般的怪异身法,不停的绕着周围的大树转圈。竟然就这么的如此简单的摆脱了树藤的纠缠。

随之他继续滑出几十米,最后,他的右手一翻,不知道是从哪弄来了一把金色的手枪,向着自己的前方开了一枪。

随后只听一声巨响,少年的身形竟然就这么诡异的停滞在空中并顺势转身面向藤蔓。

原来,他是利用开枪时枪支本身的后坐力与他滑行时的惯性所产生的力相抵消。这才出现了这么奇异的一幕。

要说这把黄金手枪的后坐力是真大,那少年在空中滑行的速度,多了不敢说,三四十迈肯定是有的。

再说这少年的劲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强大。要知道他可是一只手承受了来自前后两个方向的双重压力。这要是换成一般人的右臂,最轻也得是一个粉碎性骨折。

然而做出如此壮举,对于少年来说,就如同那文章中轻描淡写的一笔一样,微乎其微,不足为道。

“树妖!真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出现这个玩意儿。这不扯呢么!为啥啊?为啥树妖要帮助独角野猪呢?难不成它们是合作关系?想想也是,即便是在二阶妖兽之中独角野猪也不算强势。要想守住自己的地盘就需要一个有力的合作者。树妖无疑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与独角野猪的攻击手段单一不同。树妖具有缠绕、穿刺、鞭打等多种手段,其自身还携带麻痹类的毒素,就算是遇到比它高一阶的妖兽也可与之一战而不落下风。不过它的弱点也很明显,总共有两点,一是移动速度太慢,堪比龟速。二是攻击范围受限,它的攻击范围取决于自己的藤蔓长度。而现在它的长度是2356.78米。现已知三阶树妖的藤蔓平均长度是2436.18米。好家伙!这是快要升级的节奏哇!这野猪平常日子是给它喂了多少啊!树妖虽是植物型妖兽却是食肉系的。但又因为自身的移动速度太慢只能采取守株待兔的策略。平常日子吃都吃不饱。然而,有了帮手就不一样了。就像独角野猪把猎物驱赶至树妖的攻击范围,再由树妖吃独食。形成一个你给我饭吃,我护你周全的合作关系。这样的合作关系呢在妖兽之间……”

还想继续总结下去的少年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感觉自己的头顶之上有什么东西。冷不丁的往上一看。只见自己的上方有一根足有半米粗细的藤蔓正在向他砸来。

“靠!”少年大骂一声。左手提起狙击枪举过头顶对着藤蔓开了一枪。绿色光束迸发而出,少年的右手也没闲着,手握着枪指向前方。

砰!一声的枪响,少年的身形借助金枪的后坐力快速的直线倒退了十几米。这空中的摩擦力比冰面可要小的多,正因为如此他可以在空中滑得很远。不过速度越快受到的空气阻力就越大这才只飞十几米远。

那绿色光束笔直的向藤蔓冲去,也就在与之接触的一瞬之间,那藤蔓就跟泄了气一般没了气力宛如死蛇一般萎靡不振。

1、2、3秒还未到,藤蔓便恢复了往日威风。少年看了看手上的表自言自语道。

“两秒八七,在独角野猪的身上持续了八秒,到了树妖的这就坚持不到三秒了么。也就是说零号枪驱散灵力的效果会因为作用者的实力强弱而变化么。看来在能量层次上还有待提高,要从设计……诶!它怎么移动这么快啊?不应该啊!”

就在少年惊讶的途中,面前的藤蔓就如那八爪章鱼一般的气势正在向着少年袭来。

树妖,植物系妖兽,属木系,按照五行之中相生相克之理来说它有着木克土的特性。

什么意思呢?

对于人类或是普通妖兽来说,大地是坚硬的,可靠的,像是母亲一般的存在。但对于树妖这种生物来说是恰恰相反的。大地对它而言是如同沼泽地一样的存在,稍有不慎就陷入地底之中万劫不复。

这就跟你在野外不小心陷入一片沼泽地一样,在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能随便乱动。越是乱动下陷的越快,所以就只能尝试着缓慢移动或者是求助他人。

树妖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对于它而言整个大地都是沼泽,根本没有落脚点。

更可怜的是,没有人能够救它所以只能自救。平常日子它就只需伪装成植物就好,每一次当它需要移动的时候,那对于它来说真的是寸步难行。

所以说,树妖的移动速度是龟速,那是一点都没有夸张。

而就这样的龟速的树妖,现在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向着少年飞奔而来。靠它自己是不可能的,这肯定有帮手。

至于这帮手是谁嘛?

想到这少年轻飘的扫了一眼独角野猪刚才所在的位置,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它的身影。

得了!接下来的情况用脚丫子就能想的出来。实验呢肯定是不能继续做了,一个人一边对付两只二阶妖兽一边做实验的实在是有些托大。

少年躲避着树藤的攻击显得游刃有余,从他的神情中竟然丝毫感受不到危机感。

左手轻触了一下狙击枪枪把手上的一个蓝色的按钮,紧接着狙击枪的枪身就被蓝色的微光覆盖。

然后,那微光连带着枪身向内收缩,片刻之后便化作一张蓝色的卡片。

少年将卡片放进左腰处的小皮包里随即把右手的那把黄色手枪拿到胸前。

双手持枪一声暴喝:“爆裂!”

随着少年的声音刚刚落下,他手上的黄金手枪颜色由一开始的黄金色变成了赤金色,枪管也长了两厘米。口径由原来的2.8变成了3.5,枪身整体大了一圈。

就在变化完成之际,少年没有一丝犹豫果断开枪。

子弹飞出了枪膛,在空中一分为十,犹如天女散花般均匀的散落在空中。就在它们与那藤蔓触碰的一刹那,一场爆炸的狂欢就此开始。

它们欢喜着,雀跃着为了自己生命中最后的精彩而欢呼。

起初,在它们接触到藤蔓的时候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反响。只是像病毒一样在树藤的内游荡着,侵蚀着,等到它们侵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会发生爆炸。

爆炸的威力也不算大,顶多就是个手雷的水准,可它厉害就厉害在于它是连环爆炸的。

第一次爆炸之后产生的火星四散,只要接触到可燃物便会重复之前的过程再次产生爆炸,直到附近没有任何可以燃烧的物质为止。

这就是病毒式连环爆炸链。

好在眼前的这一小片林子不算大,顶多只有四亩地的大小且与其他树林并不接壤,所以也就没有引发森林大火。

看着眼前的一片树林化为灰烬,不知怎着,竟然有一种爆发式的美感。

满脸笑容的少年,在离此地二三百米的空中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难得的可以在大白天,在天寒山脚下一片不起眼的小林子里欣赏着那如烟花般璀璨的爆炸。

十几分钟后,面前一片焦土,只有那么几棵树依旧屹立不倒。少年并不关心这些,从口袋处拿出一副眼镜带上。

“启动热成像模式。”

话音刚落,眼镜的镜片由原来的透明逐渐变成黑色。而在少年的眼中,一切都变成蓝黑色。分不清黑夜与白昼,也分不清花草树木。仿佛这个世界被蓝黑色所霸占,除了蓝黑色也就有点零星的赤红色之外,其他的什么颜色你也看不到。

而那零星一点的赤红色正是少年要找的。

这一带的红点很多但是离他最近的却只有两个。

在前面的那一个,四脚着地,身材壮硕,因为是热成像的关系所以看不清楚是什么动物。

至于后面那一个,上半身长的跟花菜似的,下半身又像是个八爪章鱼。

如此明显的特征又离自己的距离最近,那么它们究竟是谁?这个,基本上已经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少年是一个果断之人,当它判断出这两个红点是树妖和独角野猪之后。立即,马上,向着二妖的方向追去。并且做好了热力标记,标记了二妖的位置并退出了热成像模式。

为什么退出热成像模式?

因为在那个模式下,什么也看不清,就连路都找不着。

做完这些的他来到另一处树林外,这一片树林要比刚才的那一片要大上一些,也更加茂密,冒然进去恐怕对自己不利。

就在他想着怎么把那两只妖兽给逼出来的时候,树林内传出一阵激烈的树叶摩擦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树林里飞出来。

果不其然,有一个全身毛绒绒的物体从林内横向飞出。上眼一看,这可不就是那只独角野猪嘛!瞧着它狼狈的样子这明显就是让树妖给扔出来了呀。

搞内讧?闹掰了?不像啊!

独角野猪落地之后顺势翻身一滚就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的尘土,喘着粗气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后腿刨地做攻击态势。

少年见状,将黄金手枪随手一扔,手枪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自己飘到他的右手后背处静静悬浮着。接着右脚向前一步,左腿绷直,右腿微屈,成弓步,双手提到胸前,一前一后,成守势。

野猪蓄势待发,后腿提劲儿,奔射而出,转眼已是6米。按照它与少年的距离来计算,用不到3秒野猪就能来到少年面前。

3、2、也就在只剩下最后一秒的时候,少年提步向前跨出一步,身体扑向野猪。

左手抓着独角,右手抓着野猪的后槽尖牙。

一人一猪犹如相扑力士一般就这么叫起劲儿来了。谁能想到少年还能拥有如此怪力,要是换成一般人早就被撞飞了。

不过呢,论力量,这两条腿的还真是比不过四条腿的。短暂的交锋过后,少年的力量略显不足开始有败退态势,被野猪逼迫的缓缓后退。而少年的身后也有那么几根树藤正以缓慢的速度向他靠近。

这三者现在并成一线,树藤一点一点的向着少年靠近,就在离他不到4米处蓄势待发。

嗖的一声,看准时机,一招制敌,数根藤蔓齐发。其速度快若闪电完全不给少年任何逃跑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的身上紫光乍现,下一秒便消失不见不知去向。

他这一消失可不要紧,关键是这攻势已成。无论是树妖的突袭还是独角野猪的攻击,这些都已成势很难收的回来。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独角野猪代替了少年被藤蔓捆住发出阵阵哀嚎。

而少年呢,静静的在远处观赏着这出狗咬狗的好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32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