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短随化莱恩德尔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从来没有见过父母的苏泽在一次绑架中邂逅另一个世界的朋友,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居然意外发现已故的母亲竟来自另一个世界,而自己也因此被卷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毁灭…

小说《修短随化》,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莱恩德尔文,文章原创作者为“seeks刘萤”,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从来没有见过父母的苏泽在一次绑架中邂逅另一个世界的朋友,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居然意外发现已故的母亲竟来自另一个世界,而自己也因此被卷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毁灭

修短随化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某天,本是万道霞光的早晨,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城市上空,一位身穿西服的黑发女子,扑腾着翅膀飞在城市上空。

她的耳朵又尖又长如同精灵一般白里透红,因为高速飞行让冷空气汇集到脸上,导致雪白的脸部显露出一丝棕红恰似那雪中红梅一般。

白嫩而红润的小脸上镶嵌着一个笔直而又秀丽的小鼻子此刻正在不断吸气,只见她一抬手,城市中央的雕像就被活活震碎。

这时处于最高处的城堡,一名白发女子从中飞出,手持着剑挥向黑发女子,空中黑发女子见白发女子面无表情。

与此同时的骑士团内,一位体型微胖留着小胡子参谋见到她的到来手抖个不停,不小心把手上的热咖啡倒在手中,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拼命奔向骑士长的房间,推开门里面的金色长发男子看到他有些疑惑:“亨利参谋长,你来这里干什么?”

亨利见他这样有些气恨:“我说弗里达副骑士长!那个差点毁灭世界的八大魔鬼之一的擘灭菌的回来了你居然还有心思批改文件!?”

弗里达见状连忙对亨利发号施令:“亨利参谋,现在我们去集结剩下的部队,我们必须去保护民众!”

此刻的天空。

白发女子看到她有些惊讶:“擘灭菌!?你怎么……”

擘灭菌静静地看着安吉拉,眼里充满了愤怒,安吉拉见状闪身飞到擘灭菌左侧挥剑砍去,擘灭菌仅靠左侧的羽翼就防御住了安吉拉的攻击。

此时,安吉拉手中的剑发出耀眼的光芒,等光芒散去后,擘灭菌扫视了一眼周围,除了安吉拉逃跑的踪迹,而脚下的城市也消失不见了。擘灭菌只好追向安吉拉。

空中安吉拉疾速飞到一片森林上空,还没等她喘口气,一把利刃飞过切断了她的左臂,擘灭菌见她停下便用翅膀包裹全身,全身也从西装变成围绕着漆黑的羽毛。

擘灭菌见她这样感叹:“安吉拉,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呢。”

安吉拉捂住受伤的左臂质问她:“擘灭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擘灭菌听到安吉拉这么说有些气恨:“哼,是吗,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吧,毕竟当初我为了你们不惜跟他们决裂,而你们在我封印他们后就毫不留情的把我和我妹妹也关了进去!”

说到这里擘灭菌随手就将安吉拉的断臂毁灭:“现在我和妹妹好不容易跑了出来,而我的妹妹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我当时都想跪下来求你了——你们又在干什么!你们把奄奄一息的我还有妹妹当做敌人,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妹妹死在我的怀里……。”

安吉拉听到这些话身体和心里都有些发虚:“我也想救你们,可为了大家我几乎耗尽了力量,很抱歉我没能救下你的妹妹。”

擘灭菌对她说的话有些迟疑,刹那间擘灭菌周围的树木崛地而起向擘灭菌围聚,就像包粽子一样把擘灭菌围得风雨不透,安吉拉见状趁机逃跑。

擘灭菌抬头看了一眼,连上面都被围了起来,看着就像监狱的周围。擘灭菌感叹:“唉,果然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说罢一个响指,这些树木就被重力压成粉碎。

看着消失的安吉拉擘灭菌不禁冷笑:“还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我就陪你玩玩吧。”

与此同时这片森林当中一支骑士兵正在漫无目的的前进,前面的人正在砍掉挡路的荆棘和杂草为后面的人开阔道路,而后面的人骑着马匹,还有几人拉着马匹。

“堇惠,你没必要跟过来的,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一名牵着马的男子正在对旁边的黑发女子进行劝说。

堇惠听到这里神色有些怏然并说道:“莱恩,我们是朋友,我来帮你们是应该的。”

莱恩听到后还是选择劝说堇惠:“我们是去救我们的神祇,可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在一旁牵马的金发男子也走过来劝说:“是啊,我们是要去交战,可是会死人的,你还是快点走吧,你父亲还在家等着你呢。”

这时因为金发男子牵着马,突然的转向让骑在上面的人对着德尔文怒吼:“喂!德尔文身为扈从你给我把马牵好!”

德尔文见状连忙露出笑脸赔不是:“好……好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听到德尔文说到自己的父亲堇惠有些动怒:“我才不要回去呢!他整天就知道让我做家务!我才不管有没有危险,既然我们是朋友,你们有困难我肯定要过来帮你们的!”

莱恩看到堇惠这样,莱恩拿出自己的笔记郑重地念道:“咳咳,身为骑士,我所遵守的骑士精神是不会允许我带你去交战的。”

莱恩刚念完上面写着的骑士精神就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被他牵着马的骑士更是直接讥讽:“你就是个扈从,还遵守骑士精神,哈哈哈~”

说罢他就跳下马拍了拍莱恩的后背:“算我心情好,说不定回去后我还能把我的马给你骑一会,哈哈哈~”

莱恩听着众人的笑声也只好尴尬地陪笑。

堇惠没有理他们,继续大声疾呼:“不管怎么样,我才不会回去!让我回去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够了,安静点各位。”此刻在队伍前面弗里达挥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即跳下马贴着地面,这时地面产生了震动。

一名骑士因为地面的震动被震下马,起来后对那名金发男子问道:“弗里达副骑士长,这是怎么回事?”

弗里达没有理他,而是望了眼远处的天空,其他人见状也把目光放在远处,此时他们看到一棵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飞向了某处,弗里达瞧见后连忙上马并对着其他人喊道:“各位,那一定就是擘灭菌的所在地,殿下也一定在那里,大家跟我来!驾!”

马儿蹄叫一声开始飞奔,其余人骑着马连忙跟上,莱恩的骑士把莱恩牵着马的手打掉骑上马飞奔而去,只剩下莱恩德尔文以及堇惠几人。

莱恩看到一名绿发男子准备往反方向逃走,连忙拉住他:“你回去干什么?”

莱恩把绿发男拉过来,看着这个人一脸丧气的样子,一下子就认出来是在学院一起学习的伦道夫。

伦道夫见莱恩拉着自己无奈解释:“我们为什么去呢,去了不也送死吗,我就想好好的呆在骑士团里,现在擘灭菌要攻打我们了,骑士长们又带着大部分骑士远征了,就凭副骑士长带着我们这些臭鱼烂虾还想去救安吉拉殿下我看还是算了吧。”

德尔文见到伦道夫这样有些生气,跑过来拽着伦道夫的衣领:“哪有你这样的,殿下为了我们!主动把擘灭菌引走,你居然想当逃兵!”

见德尔文怒气冲冲的样子,伦道夫一脸无所谓:“那又怎么样,反正去了也是死,不去最多把我关起来,我家随时可以把我放出来,毕竟你不行。”

说罢扯开德尔文的手就跑了。

堇惠看着跑远的队伍看向莱恩和德尔文感叹着:“为什么就你们没有马匹呀!?”

莱恩看到这个情况尴尬地笑了笑:“呵呵……毕竟我们又不是骑士,只是他们的扈从而已,同时我们也只是普通人也没有钱来购买马匹。”

德尔文听后用嫌憎的眼神看了眼莱恩并说道:“还不是因为某人,不然我早就当上骑士了。”

莱恩听完忿然作色并靠近德尔文:“你什么意思?”

德尔文见状也不示弱,俩人贴着脑袋剑拔弩张。

“够了!!!”堇惠看着他们俩个怒容满面,“你们俩个再吵下去,我们都跟不上了!”

“本来就跟不上……”德尔文看着一路上的马蹄印嘀咕着。

听到这里,堇惠直接朝德尔文脸上来了一巴掌。

莱恩看着路上的脚印:“唉,好了,我们快走吧,说不定能赶上呢。”

与此同时弗里达骑着马,来到了大树被连根拔起的位置,突然下马并开始匍匐前行,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安吉拉和擘灭菌。

擘灭菌把一颗大树连根拔起,随手扔飞,看着前面的树。

“安吉拉别躲了,我已经玩够了。”说罢擘灭菌作出摆手的动作猛然往上提,把躲在树后的安吉拉面前的树一下子举起来捏了个粉碎。

弗里达看着周围坑坑洼洼的土地,好好的一片森林被擘灭菌活活弄出一个一片空地,从高处俯视仿佛森林睁开了一只眼睛。

见状弗里达一旁的骑士按耐不住准备冲过去攻击擘灭菌,被弗里达拉住。

“副骑士长,我们为什么不攻击啊!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安吉拉殿下被打败吗!”那名骑士看到弗里达拉着自己对他质问。

“你过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还是老实点跟我待在这里!”听到他的质问,弗里达有些无语。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能兴许饶你不死。”擘灭菌看着安吉拉,刹那间就操控锋利的石头切断了安吉拉的右臂。

“安吉拉,你果然跟以前一样,为了不让你的子民和国家遭到危险,就把我引到这里来,现在累得都反应不过来了吗。”擘灭菌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断了一只胳膊气喘吁吁的安吉拉。

“擘灭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安吉拉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力量修复断裂的右臂。

“呵呵,安吉拉,你觉得你所保护的人真的会感激你吗?”看着安吉拉狼狈的样子擘灭菌讥笑着。

“呵呵,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那所谓的子民在看到我后连忙给我下跪并把你所隐藏的位置告诉了我。”看着安吉拉变成这般模样还一无所知的样子擘灭菌没忍住发出了嗤笑。

听到此话,安吉拉和弗里达以及身后的骑士都震惊了。

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安吉拉,擘灭菌有些不解:“我不明白,你为何要保护那些只要为了活下去就可以对任何人摇尾巴的狗呢。”

说罢擘灭菌打了个响指,天空破出了一个洞,一双漆黑而又诡异的巨手从洞口钻出,撕裂着洞口的边缘把洞口扩大后又钻了回去,而在洞中则是一片虚无,天空也在即刻间染成了腥红色。

“看到了吗,安吉拉,那是我给你准备好的坟墓,现在,你该去你该去的地方了……”说罢扭头看向弗里达的方向,“你们以为……我没看见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8:32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