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门人人欺师(陈若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武周末年,距离唐僧师徒从西天取回真经已经接近一个甲子。 中土并没有因为真经变为人间乐土,反而为兵灾、饥荒、杀戮所笼罩。 在西湖雷峰塔下,穿越者陈若澄开始发现后西游时代的中土充满诡异。 因为他遇到每个人的母亲似乎都不太对劲,或者更直接的说法就是——不是人。 好在他加入了一个绝世弱鸡的师门,却不想这个师…

《我的师门人人欺师》是作者“阿蒙五”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若澄,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武周末年,距离唐僧师徒从西天取回真经已经接近一个甲子。 中土并没有因为真经变为人间乐土,反而为兵灾、饥荒、杀戮所笼罩。 在西湖雷峰塔下,穿越者陈若澄开始发现后西游时代的中土充满诡异。 因为他遇到每个人的母亲似乎都不太对劲,或者更直接的说法就是——不是人。 好在他加入了一个绝世弱鸡的师门,却不想这个师门里人人都有一份欺师灭祖的心思。

我的师门人人欺师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月朗星稀,夜深人静。

躺在客栈二楼客房里的床上,陈若澄有些睡不着。

没有忧虑,也没有惆怅。单纯就是白天睡多了。

当然,也小小的有点为许仕林感怀。

仅仅是小小的一点。因为他已经过了“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的年龄。

只是这次不是故事。而是活生生的真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不过他仍是只有小小的感怀。无他,能力越渣,责任越小。他就是一个文学历史双废的摸鱼王,帮不上一点点忙。更别说,这事的层面还不是正常人能搅和的。这可是神话世界啊。

白素贞何许人?一千八百年道行,即将成仙,可以行走地府,硬抗南极仙翁弟子,可以尽倾西湖之水的大妖。这样的大妖都扛不住法海的镇妖塔。

他何德何能?除了在一旁喊六六六,能做什么?

话说他除了比许仙英俊一点,比许仙高一点,也比许仙强壮一点。也就仅此而已了,估计真遇到事了,比许仙还更快滑轨。法海一根指头戳过来,他就能跪下喊师父。

若是许仙这种废柴只是气得小青想要杀他的话。自己这种,估计白素贞会劝住小青:“小青,别杀我官人,放着我自己来。”

虽然想着自己是废柴,但是陈若澄并不气馁。作为一个摸鱼达人,当然应该是反内卷达人。为自己无能而生气?不存在的。

只要自己足够废柴,就没有人能利用他。

这是陈若澄两世为人的宗旨。

不过,他还是觉得气不顺。虽然他帮不上一点忙,可并不妨碍他觉得这事太惨。

叹息一声,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望向悬在孤松枝头的月影。沉吟片刻,又摇摇头。且不说他就是凡人一个,也没有门路搞什么飞升。就算他现在开始修行,又能怎么样了,就算修到他前世加入少先队的年代也不过才一千四百年而已,够干啥?

算了,还是继续睡觉。转过头,他走回床前,却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

他险些惊得战栗起来。一个转身,怎么床上就忽然多了个人?

好在陈若澄虽然庸碌,却并不是胆小的人。毕竟闯过游乐场鬼屋,玩过剧本杀惊悚本的人,他稳住心神,又仔细看向躺着的那位。

当然,他下意识地忽略了,诸如冷汗、心跳、背心发凉这些体感,并未如期而至的诡异事实。

等他看清这张脸,陈若澄又惊悚起来。

这躺着的,面容清逸、芝兰玉树、朗月入怀……不就是他自己吗?

好像有点不太严谨……这不是陈若澄吗?

难道说,穿越小半年,自己又和这原主分开了不成?

他赶紧点亮白烛,找到房内的铜镜。

一眼看去,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还是陈若澄。

心里生出一道战栗,急忙扭头又看向床上那个自己。而那个自己恰在此时坐了起来。饶是心志坚定,可陈若澄毕竟只是凡人一个,仍被如此诡异的事件震慑得惊呼出来:“啊。”

那个自己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觉得我胆子挺大的,怎么会被吓到呢?”

陈若澄眉峰紧蹙,觉得这段话指代不清,前言不搭后语。但是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吞下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你是谁?”

那个自己回答说:“我就是你。”

“我信你个鬼。”陈若澄有些激动地说,他倒并不怕惊扰到其他房客。毕竟这种情况,要是大家都围过来看个究竟,他也要安全得多。同时他也衡量了一下,他似乎没什么好怕的。他又没钱,又没仇人,不该有人对他不利吧。

等等,不会是劫色吧……

那个自己继续说:“……的一缕分魂。刚才喉咙不舒服,断了一下。重来,我就是你的一缕分魂。是你自己安排了我此时来面见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陈若澄虚起眼睛,这倒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虽然听起来也很扯,不过逻辑上似乎没有明显漏洞。

“不对,若是我自己安排了我自己的一缕分魂,也就是来见我,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一个呼吸之后,他仍是找到了破绽。

那个自己莞尔一笑:“因为你还没有完全复苏。不记得才是正常的,否则为什么你要安排你来提醒你自己呢?”

陈若澄好歹前世是装过反诈APP的,他对这种模糊得绕来绕去的说法免疫。于是鲁豫脸附体,正要摊手说“真的吗?我不信”。

那个自己又说:“你今天应该梦中见过红袍贵妇了吧?你还记得你同她说了什么吗?”

陈若澄瞳孔陡然放大,紧接着他又止不住一声惊呼:“你说得是真的!”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他急忙敛住声音,有些紧张得看向房门和窗户。短短时间,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刚刚还恨不得都能听到房中动静的他,现在又生怕有任何人听到一点风声了。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若说每个穿越者都有一个独特之处,而这个独特之处即是他的法宝,也是他不可为外人道的命门。现在的情形差不多就该是这样。

陈若澄可不想这时一群人冲进来撞破这一切。

那个自己笑了笑:“Easy,easy。”

若说之前陈若澄还稍微有一点点怀疑的,现在他是绝对信了。不论这是历史版的武周,还是神话版的神州,能飙出英语的,不是他陈若澄还能是谁?

那个自己继续说:“现在我们并不是在现实之中,我们只是在神魂交流。你就是叫破嗓子也没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

虽然最后一句,陡然让气氛又诡异起来了。但是陈若澄不以为意,这个腔调和这种猥琐程度,确认了,是他本人无疑。

只是他仍有疑虑:“什么是神魂交流?”

那个自己:“你猜进万松书院的考试,是怎么完成的?莫不是你以为你是沉睡的小陈郎?”

好嘛,这吐糟都是自己的风格。他觉得这倒是不太重要了,干脆回到主题上来:“你是来提醒我什么事的?”

“千万记住,祝英台不能死。”

“为什么?”并不是因为他希望化蝶的故事重演,他只是希望获得一个答案。

“我有一个猜测,但是现在说出来。若是说出来,我怕他们会知道。”哪怕是神魂交流,那个自己此时也压低了声音。

陈若澄沉默两息:“他们是谁?”

“我不能说,否则我就可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等你强大到可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又是一阵沉默,他又问:“那我该怎么做?”

那个自己也是一阵沉默:“没有找到匹配答案。”

“啥?”陈若澄有点懵,没有领会这个答案的意思。

那个自己说:“我只是你设定好的一缕分魂,我只能按我对我的了解设定了一些答案。没有设定好答案的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可以这么理解,我相当于一个Siri。”

陈若澄一掌拍在自己额头,发现并没有什么触感。对了,按照对方的说法,现在是神魂交流,不是现实世界。所以也没有什么冷汗、耳赤之类的感觉。

他想了想才说:“那我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我总不会就是为了减少两只蝴蝶,避免南美洲风暴的可能性吧?”

“救你娘子的母亲。”

“啥?为什么?”

“因为她妈也不对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8:32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