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江晚温言)

《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 小说介绍

温言在风和日丽的一天从楼上掉了下来。
再次睁眼的时候到了一个看着像天堂的地方,还冒出来一个系统说亲身体验小说世界即得复活卡加一千万大礼包。有这好事?温言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但是,谁能告诉她,这些任务怎么这么危险啊!嘤嘤嘤
等等,这个抱着她要亲亲的帅哥怎么有点眼熟?这是狠辣无情的反派大BOSS?!温言沉默了,她想喊救命来着,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世界属实没救了。
不过有一说一,这反派帅是真帅啊,啧啧啧。察觉到脑子里的这些想法的时候,温言觉得她狠狠堕落了,她不是正义阳光好青年了呜呜。
“夫人,喝汤~”,小帅哥笑得一脸谄媚,用小勺子舀了口汤递到温言嘴边。温言怀着对于好青年身份的愧疚,含泪喝了个干净。
“夫人,是我炖的大补汤不好嘛,夫人为什么愁眉哭脸的。”
“好。”
小帅哥嘿嘿一笑,又递过来一勺。
除了费腰什么都好。。书中主要讲述了:独自驾驶在路上的夜寒,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程然的那些话还是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夜寒,我是被温言陷害的,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是委屈和愤怒。“夜寒,温言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你全是真心,对你一心一意,温言这样接……
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江晚温言)

《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独自驾驶在路上的夜寒,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程然的那些话还是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是委屈和愤怒。

是笃定和讽刺。

是真诚和劝告。

夜寒想起了那通没有接的电话,想起了赶到时空荡的病房,想起了三年前,温言离开他时坚定的态度。还有今天的利用。扶在方向盘上的手慢慢收紧,眼中一片暗沉。

………

另一边的温言则与低气压的夜寒截然不同,她欢快的吃完了手里的食物,捧着奶茶,像一只小仓鼠那样咬着吸管。满心满眼都流露出幸福的味道。

温言咽下嘴里满满的脆啵啵,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像是悠扬的大提琴。

司机立马遵守命令,停下了车。

男人从车窗向外望去,看见坐在长椅上抱着奶茶一脸满足的女孩,轻轻地勾起了唇角。一身杀伐的气息此时竟柔和了下来。

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和袖口,然后打开了车门,迈出被黑色西装裤包裹着的修长结实的腿,一步一步向女孩走去。

周围的人纷纷对这个长相身材气质极为出挑的男人纷纷侧目,但男人却一点都不受影响,目标明确地一步一步接近眼前的女孩。

反派?陆景沉?他来干什么?

温言下意识抬头望去,只是这一眼却把她看愣了。

男人逆着光走来,修长的身影沐浴在光中,四周的绚烂的灯光仿佛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成为他的陪衬。

一套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极好地展现出他宽厚坚实的臂膀,精瘦有力的腰肢,还有那双修长笔直的双腿。

男人面庞英俊又坚毅,眉如墨画,眼若星辰,棱角分明的下颚往下是白皙的脖颈。

白色内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后一个,给这副躯体的主人平添了一种禁欲的美感。银质的领带夹闪着寒芒,宛若从夜色中走来的,不可亵渎的君主。

而这位君主,现在正勾起薄唇,眉眼含笑地看着她,眼中似乎还有一丝主人都未察觉的宠溺。

温言一下子就傻了,呆呆地看着他。

大声在温言脑海里吼着,身后的小翅膀都快扇出一阵龙卷风了。

温言猛的回过神来,狠狠地吸了一下口水,发出了的声音。她听见了她头顶传来了一声轻笑。

温言赧然,又掩饰般地咬牙,恶狠狠的对陆景沉说:

陆景沉的笑到底是没忍住,

温言说不出话了,小脸憋的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干脆转过头不理他。

陆景沉见她这副样子,忍住了笑意,开口给温言找台阶:

受惊的温言听他这样说心里舒服多了,随即转过头来,一脸傲娇:

那语气仿佛在说,见你诚心诚意的道歉了,朕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无语的:

很不要脸的温言:

陆景沉淡笑着道谢,完全是一副绅士的做派,一点也不像取笑温言的样子。

陆景沉缓缓坐到她身边,姿态优雅,仿佛坐的不是街边随处可见的长椅,而是一张价值不菲的沙发。

温言感受到陆景沉坐在她身边的躯体,好闻的木质香调似乎还混合了一点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让她整个脑袋都晕晕乎乎的。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小反派交代的这么清楚。

陆景沉剑眉一挑,

温言本来想说夜寒的,但好在她不太清醒的脑子还记得她现在是夜寒甜蜜的准未婚妻,在外人面前随时要装样子。

温言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了个赞。

陆景沉虽然还是笑着,但是周身的气质变得有些冰寒,眼眸黑沉一片,像是酝酿着风暴的大海。

温言还想再叭叭两句,表演一下她和夜寒是如何恩爱情深。抬起眼睛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陆景沉明显不太高兴。

也是,程然可是夜寒的前妻,现在他俩还藕断丝连的,陆景沉又喜欢程然,换谁谁高兴啊。陆景沉听到她提起夜寒不爽也正常。

于是聪明机智的温言马上换了个话题,狗腿的问陆景沉:她温言现在可是小富婆了耶,一杯奶茶钱还是请的起的,不过西米露就别加了。

温·富婆·抠搜·言

果然,见她不再提起夜寒,陆景沉身上的那股低气压消散了些许。他勾唇笑了笑:

温言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实则心里在嚎叫,她只是客气一下啊喂!你一个总裁还喝什么奶茶啊!

温言:

温言认命的准备去给陆景沉买一杯,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陆景沉竟然直接一只手捧住她的左手,然后俯身过来喝了一口她捧在手里的奶茶!

天,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这是什么展开啊!

跟这边在风中凌乱的温言比,陆景沉就淡定多了。他自然地起身,喉结滚动了两下把那口奶茶吞咽了下去,然后语气客观的给出一道评语:

温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奶茶,吸管上还残留着她咬出来的牙印,和绯红色的的唇印。温言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不可抑制的漏跳了一拍。

温言转头想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陆景沉,但是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看向陆景沉的唇。那两片薄唇配合着线条锋利的下巴,本该让人觉得它的主人是一个冷漠且严肃的人。

但是现在那片唇沾上了晶莹的液体,生生增添了旖旎的气息。

看起来….很好亲…..

温言保证,这是当时她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陆景沉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温言面前晃了晃,温言大梦初醒般回过神来。温言说着就起身要走,都忘了问陆景沉为什么要喝她的奶茶。

又想跑?

陆景沉挑了下眉,伸出手来握住了温言纤细的手腕。

温言惊讶地回头,发现陆景沉只是绅士地笑着,看着她:

说出来的话无可挑剔,像一个有修养的绅士一样,没有一点暧昧的意思。

温言不知道为何有些失落,但是脸上早已调整成一副礼貌带着距离感的神态,也像个有修养的小姐,没有一点暧昧的意思。

陆景沉察觉到她疏离的态度,心里那股烦躁又悄然浮现。

……..

上了车,温言斜斜地靠在左边的车门,脑子里面想着陆景沉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做。

温言:

温言不解:

温言作羞涩状:

温言也不介意不回应,自顾自的道:

毕竟陆景沉一直是那么绅士又体贴的一个人。比起让她认为她魅力大到能让原剧情里对女主深情的反派爱上自己,温言觉得她还是更相信前一个原因。

但是心里其实又有些隐秘的期盼。温言努力去忽视,却悲哀地发现无法做到对这丝期盼视而不见。

由于刚刚吃饱又加上喝了点酒,纠结着纠结着温言就困了。眸子不受控制的阖上,脑袋也一点一点的。好几次差点撞上玻璃车窗。

陆景沉侧头看见女孩困倦的样子,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他慢慢靠近女孩,手轻轻扶上女孩的后脑勺,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让陆景沉的脖颈泛起痒意。

女孩长长的睫羽小扇子似的浓密卷翘,像一只停驻在她眼上的黑色蝴蝶。水润光泽的花瓣唇微微嘟起,仿佛在诱人采撷。

陆景沉看着她,想起了刚刚在长椅上,她视线露骨,紧盯着他的样子。

喉结滚动了两下,陆景沉的视线移到了女孩水润的唇上,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变得深沉,仔细看能瞧见里面汹涌的波涛。

他当时其实没想那么做的,只是听见女孩那么亲昵的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失去了控制。

他也不清楚自己长久以来绅士有礼的伪装,为什么一遇上她就会一不小心化为虚无。

他总感觉,自己对女孩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和亲近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灵魂上。

陆景沉艰难的移开了视线,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他不想吓着她。

但是陆景沉的右手还是没忍住,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孩的发丝。睡梦中的女孩似乎很喜欢,用头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掌心。

陆景沉的动作登时就顿住了。他感觉自己半个身子都十分僵硬。为了避免发生些什么,陆景沉停留在发丝上的手还是收了回去。

他抬起戴着银色手表的右手,神情无奈,捂住了那双欲望翻涌的星目。

他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罪受呢。

睡梦中的温言还不知道自己安全度过了怎样的危险,只是自顾自睡的香甜。这种难得安稳的睡眠对于温言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

温言言:嗯…..很好亲

陆二狗(大BOSS):(黑暗脸)谁?

温言言:(无辜)你

陆二狗(大BOSS):(摇尾巴)嘿嘿

小说《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恋对象》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