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老公的真面目》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褚泽苏南小说全文

他是鼎鼎大名的褚氏集团继承人,她确是苏家领养的孩子,两个人身份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苏南却在两家里人的撮合之下,成了鼎鼎大名的褚家少奶奶,但这个名头,却成了她的累赘,成了她挣脱不开得枷锁,她知道他们并无感情,她想尽办法逃离牢笼,不想被束缚,他却不给她任何机会。…

《隐婚老公的真面目》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褚泽苏南,《隐婚老公的真面目》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是鼎鼎大名的褚氏集团继承人,她确是苏家领养的孩子,两个人身份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苏南却在两家里人的撮合之下,成了鼎鼎大名的褚家少奶奶,但这个名头,却成了她的累赘,成了她挣脱不开得枷锁,她知道他们并无感情,她想尽办法逃离牢笼,不想被束缚,他却不给她任何机会。

隐婚老公的真面目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他以为她是小白兔,想不到她是只小野猫。

褚泽走到酒柜前,拿起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杯在手中晃了晃,仰头一饮而尽,男人喉结滚动,那模样性感至极。

翌日。

苏南刚一上班,就接到了院长的电话,“苏医生,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苏南应声,起身去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看着对面坐着的苏南,出声问道:“9床的病人现在怎么样?”

苏南道:“病人手术很成功,现在正在恢复阶段。”

苏南只是做了一个医生的本分,她没有想探究病人的隐私想法,虽然那个人是她前男友的老婆。

沉默几秒,就听院长缓缓开口,“病人是我妹妹。”

此话一出,显然让苏南有些震惊,她怎么都没料到,两人竟是这种关系,苏南没有做出诧异的表情,她脸上的神情没有变化。

苏南把病人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院长听她说完,沉默几秒,出声说道:“苏医生,情况我也了解了,你去忙吧!”

虽然,院长没有明着说让她特殊对待这位病人,但在他告诉她病人是他妹妹的时候,已经说明了一切。

十分钟以后,苏南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田甜跑到苏南跟前,一脸好奇地问道:“院长找你什么事?准备给你升主任啊?”

苏南白了她一眼,沉默几秒,她如实说道:“你想的到美,院长告诉我前几天我做手术的那个病患是他妹妹。”随后苏南给了田甜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田甜会意,“这是让你特殊照顾一下?”

苏南点头,“这还不够明显?”

“是够明显的,傻子都能听出来。”

田甜停顿了一下,转而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南,我自己去吧!你去查别的病房。”

对于,林建劈腿这件事,他们几个都很清楚,当时亲眼目睹苏南的情绪崩溃,把她的难过深深地看在眼里。所以,为了不让苏南想起之前的伤心事,在苏南面前,林建的名字他们从来都是绝口不提,就连是跟林建有关系的事情,他们也都很避讳。

可谁知,这个林建竟然送上门来让苏南不痛快。

苏南当然明白田甜的意思,她直接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语气轻松地说道:“都过去了,他现在也只是我负责的患者家属,其他并无关系。”

田甜看到苏南脸上露出的淡然,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缓缓推开了一间病房,坐在病床前的男人立马站了起来,看着进门的两人,显然有些诧异,他眼神有些躲闪,沉默几秒,正欲开口,苏南却先他一步开口说道:“患者还没醒吗?”

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纯粹的医生对患者的询问,林建怔愣一下,这才缓缓开口:“还没有。”

苏南随后继续说道:“不用担心,患者应该快醒了,有什么问题随时叫护士。”

苏南的语气一如往常。

田甜检查了一下林建妻子的各项体征,片刻后,她说:“患者各项体征都很正常。”

苏南点了一下头,出声对田甜道:“走吧!”

苏南的豁达,让林建很是意外,他以为两人再次的见面,虽然不至于剑拔弩张,但苏南肯定会不搭理他,甚至于骂他几句,现在的情形让他更加心存愧疚,他曾经伤害她这么深,她是他这辈子都对不起的人。

想到这里,林建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他突然开口:“对不起!”

苏南没有回头,她淡淡地回道:“都过去了,照顾好你妻子吧!”

苏南和田甜走出了病房,在去往下一个病房的时候,田甜给苏南竖起了大拇指,嘴上说道:“不亏是我姐妹儿,不过你真的不恨他了吗?”

沉思几秒,苏南粉唇轻启,缓缓道:“都过去了。”

人总要去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情,沉浸在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上,不是她苏南的风格,人总要学会站起来,向前看。又何必为了不值得的人难过,苏南收敛情绪,对着田甜道:“走吧!”

就在两人快查完房的时候,林建快步朝着苏南走了过来,他试探性地问道:“小南,我能跟你聊聊吗?”

他眼含不明神情,看着苏南。

苏南沉默几秒,沉声道:“对不起,我现在很忙。”说白了就是没时间,同时也没那个必要,作为医生,她把病人得情况如实得告知了家属,作为前任她不想有任何牵扯,特别是在大家都结婚得情况下。

苏南得语气决绝,不给对方任何得可能,没等林建说话,她和田甜去了其他病房。苏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这一切真的已经过去。

一旁得田甜看着苏南那一脸面无表情,她心里也跟着不是滋味起来,嘴里也跟着嘟囔起来,“还有脸说,我真佩服他得脸面,要是我得话,一定会有多远躲多远,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苏南怕她在说出什么话来,赶紧打断她,看着田甜说道:“行了,我真的已经不再恨他了,大家现在也只是单纯得医患关系,其他任何关系没有,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我前任。”

田甜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得动作,出声道:“姐妹儿明白,渣男不值得。”

下午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得苏南,就被小护士们团团围住,“苏医生,听说你那天做手术得那位女病患和咱们院长有亲戚?”

听到这个消息,苏南疲惫得身体先是一惊,而后便恢复往常,她说:“不知道,你们听谁说得?”

这个消息,她也只是从院长口中得知,想来院长没有把这个消息公开,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这个信息绝对不能从她口中传出。对于打听别人隐私这种事情,苏南从来不削去做。

她不喜欢在背后议论人,所以,她果断拒绝了参与讨论,起身离开。

就在刚离开,就有一个不和谐得声音响了起来,“拽什么拽,有什么了不起得,大不了我们去问别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01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