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当天,豪门继承人来抢亲最新章节,小说婚礼当天,豪门继承人来抢亲无弹窗(凌诺墨延凝)

【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先婚后爱+甜宠】 郭家养女凌诺和江城首富之子的婚礼,轰动了整个江城。 无数人羡慕嫉妒恨,都说郭家太穷酸,凌诺的养女身份上不了台面。 没想到婚礼当天,凌诺当众播放了新婚丈夫和亲妹妹的不雅视频,当众撕破了脸。 这时,帝都第一豪门墨家的三少爷,突然带人闯入婚礼现场。 当场拿出结婚证,…

火爆新书《婚礼当天,豪门继承人来抢亲》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蛇王大战”,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先婚后爱+甜宠】 郭家养女凌诺和江城首富之子的婚礼,轰动了整个江城。 无数人羡慕嫉妒恨,都说郭家太穷酸,凌诺的养女身份上不了台面。 没想到婚礼当天,凌诺当众播放了新婚丈夫和亲妹妹的不雅视频,当众撕破了脸。 这时,帝都第一豪门墨家的三少爷,突然带人闯入婚礼现场。 当场拿出结婚证,“我已经帮你们离婚了,凌小姐现在是我的妻子!” 凌诺震惊,“大叔,你怎么来了?”

婚礼当天,豪门继承人来抢亲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郭家乱了。

几乎就在眨眼间,郭家两兄弟,和郭老太太的存款全没了,除了自己住的房子,和车子,什么都没了。

郭老太太和郭守业,坐在郭守成家小小的客厅里唉声叹气。

郭守成大骂,“一定是墨三少给那贱丫头出的头!”

“知道是墨三少又能怎么样!”郭老太太和还在用冰敷着脸,“当初就不该用那么过激的手段,对待那个女人,这下倒好,不仅害了老大,还把整个郭家搭进去了。”

“妈,”郭守业说道,“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乡下那边怎么办?”

郭老太太面色狠戾,“先别动,你们也别往乡下去,电话也别打,现在那贱丫头有了靠山,以为能拿捏我们。

只要那女人在我们手上,她今天从郭家拿走的,以后就要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妈说得对!”郭守成冷哼一声,“我们不好受,也不能让他们好受!”

“警察局那边,还需要多疏通,不能把若雪扔在里面不管,毕竟,她不但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更是我们郭家人,将来心里也会想着我们郭家,不能让她寒了心。”

她叹了口气,“先去你们舅舅那边借点钱,周转一下,要不然我们吃饭都要成问题了!”

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多骂了几句。

门外,郭曼曼赤着脚,小心的离开了。

“曼曼,你在干什么?”身后一个女人忽然出声。

“啊!”

郭曼曼心脏差点跳出来,一转头看到来人,赶紧顺了顺自己胸口,“娘啊我的妈!你是要吓死你的独苗苗吗?”

“你这死丫头,叫什么,你还吓我一大跳呢,你爸呢?”

“又要钱啊?”

“怎么?不跟他要钱还跟谁要钱?留着他花到外面去?”

.

.

清晨,凌诺在新环境里睁开眼睛。

做了一夜的梦,梦里妈妈被人抓着头发撞墙,哭着喊救她,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

埋头在打湿的枕头上蹭了蹭眼泪,收拾好,换了身黑色休闲服下楼。

“睡得好吗?”

餐桌边,墨延凝扫了一眼她微红的双眼,问道。

“嗯,还可以。”凌诺说着,坐到桌边。

“张妈,上饭吧。”墨延凝边说,边收拾起桌上的文件。

“是。”张妈一样一样摆上早饭。

凌诺看着墨延凝跟前的那堆文件,“你等很久了?”

“有点事处理,顺便等你。”抬眼看了看她身上的休闲服,“很喜欢休闲装?”

在M国给他解毒那次,昨天,今天,除了婚纱,都穿的休闲运动类衣服。

“也不是喜欢,就是觉得方便。”

“那就让曾经理再给你送一些过来。”

凌诺:d(ŐдŐ๑)!!

“已经够多了,墨先生,不需要那么多衣服。”

墨延凝皱眉,“我是你的丈夫,叫阿凝,好吗?”

“……”

“阿……”才认识两天的男人,凌诺怎么也张不开口。

“阿——凝!”墨延凝像教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一字一顿教她念出来。

好吧,“阿凝。”

“嗯,很好。”男人露出微笑,给她夹了一个水晶虾饺,“吃饭。”

看着碗里的虾饺,凌诺忍不住纠结,“墨先生,我们是合作关系,不需要这么做的吧?”

“叫阿凝。”

“……阿凝。”

“嗯,这一年时间内,我们会像真正的夫妻一样生活,当然,除了睡觉。”说完,他嘴边露出一丝邪笑。

“可是……”

你不是喜欢男人的吗?这样你不隔应,我隔应啊,凌若腹诽。

“可是什么?”墨延凝忍住笑意,“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男人?”

卧槽!!!他居然知道她知道!

这男人是不是会读心术!

凌诺一脸惊讶,加一脑袋问号,“难道不是吗?”

“哈哈……确实,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图谋不轨,放心和我履行这一年的合同就行。”

如果凌诺这个时候回头,她一定不会错过张妈脸上精彩的表情。

这还是三少吗?三十年了,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让他这么温柔。

“墨……阿凝,有我妈的消息了吗?”凌诺声音变得低沉。

墨延凝把牛奶往她跟前推了推,“放心,昨天才开始找,这才第二天,只要有线索,一定会找到的,我的人很专业,所以你不必像无头苍蝇一样,自己出去找。”

再次瞟了凌诺的眼睛,顿了顿,说道,“既然你只能等消息,我觉得,你还是找点事情做做,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好。”

墨延凝身后,严帅打着哈欠,啪嗒啪嗒拖着拖鞋走过来,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早,你们两个,一大早就有这么多话聊。”

对面的凌诺看看满脸倦色的严帅,又看看墨延凝,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很热的发光体。

“墨先生,听你的,等会就出去找事做。我吃饱了,二位慢慢吃。”说着拿起一个鸡蛋就上楼了。

这哪是想让她分散注意力?明明就是嫌她碍眼,想过二人世界就直说好吧,她凌诺又不会歧视同性间的爱情。

两个男人望着凌诺上楼的背影,严帅一脸问号,“她吃饱了,还拿着鸡蛋干什么?”

墨延凝回头,像川剧变脸一样,眨眼换了一张脸,神色阴森冰冷,眼神嫌弃,“一大早的,看着你这一脸眼屎,真是倒胃口。”

说完端起凌诺和自己的早餐,也上楼去了。

严帅愣了愣,“哎?眼屎?”

伸手抽了张餐巾纸擦擦眼睛,“没有眼屎啊?张妈,我看起来很倒胃口吗?”

张妈笑着把早餐放在他面前,“严先生,您不觉得,三少变了吗?”

严帅一脸鄙夷,“确实变了,不仅嘴毒,还很莫名其妙!”

张妈说道,“您是没看到,三少刚才等三少奶奶吃饭时,那种期待的样子,要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他认识三少奶奶才两天。”

严帅朝着楼上大声哼了一声。

然后叹了口气,无奈轻笑,“他俩,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幸运。”

楼上,凌诺嘴里塞着鸡蛋,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居然是墨延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8:03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