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成为了偏执男配的白月光(江娴秦衍风)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后:成为了偏执男配的白月光》 小说介绍

江娴死后,穿成书中男配的短命妻。
冥冥中,一个声音告诉她,只要顺利扮演角色,就能死而复生。
为此,江娴披着恶毒女配叶荷萱的马甲,淡定的混吃等死,顺手照顾一下那个痴傻的夫君,但她没想到,傻子夫君竟然是重生的。
他非但不傻,还恢复了本来偏执心机的性格,,每天不是厌恶叶荷萱就是在暗算!
“叶荷萱,我倒要看看你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
“叶荷萱,别给我买糖饼糖人糖葫芦了,我又不是真的傻子!”
“叶荷萱,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叶荷萱.……等等!你究竟是谁?你不是叶荷萱!!!”
掉马的江娴:“. ”
穿越归来,江娴竟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成了他的白月光。

伪装心机的黑心莲男主VS佛系温柔的病弱女主
前期追妻火葬场,后期甜宠爽。。书中主要讲述了:秦衍风断然不会被叶荷萱的假象蒙蔽。他认定叶荷萱在玩把戏。只是被叶荷萱一搅合,刚才升腾起的杀念,顿时淡了下来。秦衍风打算静观其变,是叶荷萱伪装厉害,还是自己技高一筹。等叶荷萱露出狐狸尾巴,再杀她不迟。江……
穿越后:成为了偏执男配的白月光(江娴秦衍风)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后:成为了偏执男配的白月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秦衍风断然不会被叶荷萱的假象蒙蔽。

他认定叶荷萱在玩把戏。

只是被叶荷萱一搅合,刚才升腾起的杀念,顿时淡了下来。

秦衍风打算静观其变,是叶荷萱伪装厉害,还是自己技高一筹。

等叶荷萱露出狐狸尾巴,再杀她不迟。

江娴哪晓得他心中弯弯绕绕。

她将门窗打开,看了看天色,又摸摸肚子,估摸该到饭点了,不知裕国公府的厨子又要做什么好吃的。

而秦衍风也站了起来,举步便要往外走。

江娴一愣,忙问:

秦衍风不敢看她,做出怯懦的样子,结结巴巴道:

如果叶荷萱对秦随星贼心不死,定是要想方设法与他同去梅柏院的。

果不其然,说完这句,叶荷萱立刻朝他走来。

秦衍风心底百般讥嘲之际,只见女子突然伸出柔荑双手,灵活地将他腰间死结解开,手上动作不停,将他腰带给重系了一遍。

秦衍风僵着身子,盯着她发饰简洁乌黑的发髻,连呼吸也忘了。

江娴强迫症犯了。

看不得人家衣衫不整。

她了一声,自然而然地开口问:

裕国公府这么大,自己没人带着走都会迷路,更别说秦衍风了。

秦衍风说认识路,但江娴不大放心,仍让翠浓领着秦衍风去梅柏院,自己则跟徐嬷嬷说话去。

秦衍风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当江娴指使这个叫翠浓的丫鬟设计他。

一路上警惕的跟着翠浓来到秦随星的院子,翠浓却把人送到就走,半刻也不停留。

秦衍风再次失策,心底疑虑重重。

因为多活几十年,城府深沉,非但没被江娴感动,反觉得江娴处处都是看不透心机手段。

被严重误会的江娴,此时正对着一桌子珍馐美馔大快朵颐。

徐嬷嬷在旁边伺候她吃菜,时不时笑道:

江娴猛地被噎住。

翠浓忙递上温茶,给她拍背顺气。

江娴眼泪都快噎出来了,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说:

徐嬷嬷点头,深以为然:

江娴心下嘀咕,这人是新东方毕业的吧。

她闲着也是闲着,便道:

窝在高门后院,整日能做的事情不是做针黹就是描红,十分无趣。

她还要熬一年,惟三餐有盼头,怎么也不能亏待了厨子。

吃完饭,秦衍风还没有回来。他跟秦随星在一起,出不了事。

江娴干脆叫上翠浓徐嬷嬷,带着一帮人去大厨房里,看看新厨子的手艺。

新厨子是个本分老实的中年人,见少夫人亲自过来观摩,诚惶诚恐。

江娴笑着让他不必紧张,展示展示萝卜雕花,厨子见她为人随和,立刻用红心萝卜雕刻了一朵牡丹。

江娴不吝赞美,赏赐了银钱,厨子也来了精神,更加卖力的演示刀工。

一下午在厨房消磨过去,江娴和大厨房那边的人混了个脸熟。

霎时,裕国公府的下人们都知道了,新来的少夫人容颜娇美弱柳扶风,更重要的,丝毫不端架子,亲切又温柔。

消息传来时,秦衍风秦随星正在和裕国公嘉云郡主吃饭。

嘉云郡主想让江娴一起过来,却被秦衍风给耍赖撒泼的拒绝了。

拗不过儿子,嘉云郡主只能舍了新儿媳,却是不懂,为什么儿子如此抵触江娴。

秦衍风自不会说,他看见那张脸就觉得嫌恶。

此时,听到一群下人说少夫人温婉贤良,秦衍风心头冷嗤:叶荷萱果然好心机!

她倒不如上一世那么莽撞。

这次战术迂回,在府里博个和和气气的名声,笼络人心。

等裕国公与二皇子议事,她靠着收买的丫鬟小厮,千方百计的留听消息,再转呈给叶溱。

否则,又何必跑到油烟脏污的大厨房,堪堪去演那样的一出戏。

秦衍风对叶荷萱十分鄙薄,碍于嘉云郡主对她喜爱,他也只得忍耐。

嘉云郡主只笑着对裕国公道:

裕国公一边刨饭一边嗯嗯点头。

他对内宅事不怎么上心,反正老婆说什么都对,只用点头就完事儿了。

秦衍风和秦随星表情同时古怪。

秦衍风心想:叶荷萱算哪门子的好妻?上辈子把她娶进门,如同娶了恶鬼,自己差点被折磨死;

秦随星心想:嫂子好吗?成亲第二天就把他堵在亭子里,说些虎狼之词,真真可怕。

嘉云郡主将江娴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末了,还扯了扯自己大儿子的衣袖,规劝道:

这个时候就体现装傻子的好处了。

秦衍风一语不发。

嘉云郡主叹气,大儿子舍不得说教,小儿子倒是可以唠叨唠叨。

她将筷子的往桌上一搁,朝秦随星道:

秦随星本就不想娶妻,以前母亲那婚事催他,他直接跑掉。

可这一次,想到在街上偶遇的那名笑容明媚的粉衫女子,突然有点意动。没记错的话,她父亲好像是礼部侍郎段永善……

嘉云郡主理直气壮:

秦衍风:

秦随星摆摆手:

嘉云郡主来了火气,看旁边的裕国公只知道闷头扒饭,立刻踹了他一脚。

裕国公吓大跳,手腕抖了抖,碗里汤水洒一身。

他连忙站起来拍拍擦擦,又不敢跟嘉云郡主置气,只得迁怒于秦随星,指着他厉声道:

秦随星是真的怕了这对父母,只得道:

嘉云郡主来了精神,连忙逼问,总算从秦随星嘴里撬出来的名字。

得知她父亲只是个区区侍郎,有些失望,但想着大儿媳出身也不如何,只要儿子喜欢,她并无门第之见。

秦衍风装作低头吃饭,左手却在桌下,悄悄攥紧了衣袖。

果然……

这一世弟弟还是要争她。

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弟弟和段问春成不了。母亲再怎么豁达,也不会让一个庶女进门。

正如此想着,嘉云郡主又把话题绕到了秦衍风身上,语重心长道:

秦衍风不置可否,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小说《穿越后:成为了偏执男配的白月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