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我和冷冰的禁欲权臣一起逃荒舒然凤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惊!我和冷冰的禁欲权臣一起逃荒》 小说介绍

【种田+逃荒+鉴婊达人男主+一心搞钱活命女主】
现代上班族舒嫣然穿越成舒家大小姐舒然,终于不用上班啦,可以当衣食无忧的千金啦?
穿越大神说:你、做、梦!
抄家流放拖家带口,系统都要刁难她,农场种菜游戏今日从开荒起步,
不过不用怕,种菜!种粮食!种药!统统搞起来!
流放去北地那个苦寒荒野有啥好害怕的?大片的荒地就是她发挥的空间!
培育新品种、开荒种地、养殖捕鱼盖房子,就算发配边疆咱也得过上好日子。
众犯人,流放前:完了完了,这辈子都要完了。
流放后:北地真好!舒大小姐真好!京城是哪?谁爱回回去!
舒然在路上还遇到一个与她被迫绑在一起的“落难凤凰”,这个男人起初还躲着她,生怕她像过去那样垂涎他美色。
不过渐渐地,他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书中主要讲述了:舒然凑到最近的一个柜子前。嗯!找到了!这第一个上面写着“化妆品专柜”。她就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倒霉。穿越大神既然已经送她遮瑕膏和番石榴。那肯定有物品输送的外挂呀!舒然兴奋地往柜子里看去。果然,一眼先看到了……
惊!我和冷冰的禁欲权臣一起逃荒舒然凤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惊!我和冷冰的禁欲权臣一起逃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舒然凑到最近的一个柜子前。

嗯!找到了!

这第一个上面写着。

她就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倒霉。

穿越大神既然已经送她遮瑕膏和番石榴。

那肯定有物品输送的外挂呀!

舒然兴奋地往柜子里看去。

果然,一眼先看到了几瓶遮瑕膏。

跟她之前用的品牌一毛一样,就是色号各不相同。

除此之外,还有粉底液,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

舒然趴在柜子上,左看看右看看,恨不得把柜子翻个个儿。

然而,巨大的多层柜子里,真的就只有这两种东西。

她又去看了其他柜子。

倒是种类繁多。

第一排有休闲食品专柜、冷冻品专柜、酒水饮料专柜、水果专柜、服装专柜……

甚至连女生必不可少的卫生用品专柜都有!

但是跟第一个柜子的遭遇相同。

每个专柜都只有两种商品而已。

譬如水果专柜,除了舒然已经吃过的红肉番石榴。

就只剩下圣女果这一种。

也多亏她运气好,报了一串水果,最后能侥幸压中红肉番石榴。

第二排柜子看着就没那么实用了。

每个柜子上的字牌也都一样,写着:种子培育站。

种子?舒然不解歪头,这是要让她种地吗?

虽然她平时在家是挺爱种个花、种个菜什么的。

但种子这东西又不能马上种出来当饭吃。

对于现在的她,好像没什么实际用处。

不过舒然此时也谈不上多么失望。

总之,开局就已经这么惨了,有这些东西总比没有的好。

她挨个儿把所有柜子都看了一遍,

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线索。

最里面第三排的柜子,表面都覆盖着跟刚才门口一样的蓝色光膜。

看不见里面装着什么。

舒然试着伸手,但这次却没有顺利地穿透过去。

而是像触碰到了一层玻璃屏障,被挡住了。

再看柜子上方,也没有挂字牌。

她拧眉思忖片刻,顿时福至心灵。

这些应该类似游戏胜利局之后出现的隐藏关卡。

因为时额外福利,只有达成一定的目标,才有几率开启。

想通了一点,舒然又跑到第一排专柜跟前看。

若说方才她看到那些大片空白的位置是失望。

那么现在,她两眼放光,就像看着等待开启的无尽宝藏!

柜子里这么多空位,肯定不是系统闹着玩的呀。

舒然已经确信,就像后面那些待开启的柜子一样。

这些空位必定只要达成某种条件,就能解锁出新的物品。

那她现在拥有的,至少也是个能支撑生计的小型便利店呀!

未来有无尽的可能!

舒然走出小木屋,踌躇满志地伸了个懒腰。

接下来就是考虑要如何理解游戏规则了。

她正要迈步去周围找找线索。

天上忽然掉下来一个东西,把她吓得向后跳去。

啥玩意?

舒然定睛看去,认出来了。

除草机?!

这玩意她不陌生,之前写字楼下的园艺工人经常用的。

她看了眼前方广阔的荒草地,仰头喊道,

等了会儿,没有回答。

还是没有回音。

舒然盯着地上的除草机默了默。

最终还是上前捡了起来。

那句广告词怎么说来着?

开局装备全靠捡!

搁她这儿设定应该也差不多吧?

舒然按照之前围观园丁师傅们的操作,捣鼓了两下。

还真让她成功开启了机器。

她抬头看向荒草地,眼中杀气闪过……

两个时辰后,舒然的意识再次回归现实中。

天色刚蒙蒙亮。

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突然猛地龇牙咧嘴。

疼疼疼!

四肢酸痛,像是小时候被体育老师罚了蛙跳,第二天起床后的感觉。

再感觉一下,脑袋也昏昏沉沉。

典型的熬夜加班后遗症。

舒然心里叫苦不迭,没想到用意识在系统里干农活。

身体也会产生同步的反应。

眼看天快亮了,她连打了两个哈欠,赶紧闭上眼睛补觉。

犯人们的早晨还是伴随着伍长的喝骂声:

舒然站起来时,感觉脚腕子都在隐隐打颤。

都怪自己昨晚太过要强。

不间断地除草除了两个时辰。

这具身体过去又养尊处优、缺乏锻炼,自然有些受不住。

有兵丁通知大家,粮食不够用。

吃过早饭后,所有人都要去山里挖野菜。

不然晚饭就都别想吃了。

舒然坐在树下喝自己分到的那碗粥。

今日的米粥明显粘稠了许多。

至少低头照不见人影儿。

也许是伙头兵考虑到犯人们等会儿还要进山。

格外大发慈悲地多放了两把米。

舒子睿忍着烫,不一会儿就把米粥喝完了。

他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嘴,眼珠子转了两圈,看周围人都在吃饭,没谁注意自己。

于是悄悄伸长了舌头舔碗。

这样的行为在普通百姓家并不少见。

甚至被称为。

但在官宦贵族家庭,莫说会不会,该不该了。

根本就不存在这一概念。

谁要是这么做,必定能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舒老太太余光瞥见孙儿这番举动,心里却只觉得酸楚。

她看似不经意地放下自己的碗,说:

舒荷愣了下,急忙问,

舒子睿也早就放下了碗,小心翼翼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生怕大家发现了他刚才给舒家家教抹黑的小动作。

舒老太太慈爱地笑了,

舒然劝道,

舒老太太却摇头,坚持道,

舒然暗暗皱眉。

昨日看老太太吃番石榴,还有吃晚饭食欲都没问题啊。

怎么可能突然连一碗粥都吃不完?

小说《惊!我和冷冰的禁欲权臣一起逃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