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摄政王他又病啦(risk_rate_delay_enqueue_ts0台尘游若)小说最新章节

神女+摄政王+撩拨+追妻 初见时,只因她坐了他的床,碰了他的桌,他便砸了床又劈了桌,还喊她滚。 再见时,他三天晕倒两天失血,日夜差人请她来府相见。不来?那他便拖着“病体”上门求医! 第一日: 某王爷:“昨夜心悸难熬,被冷床硬,不堪入眠。” 某王妃:“那便砸了床换张软的,多燃炭火多喝热水。” 第二日:…

小说《王妃,摄政王他又病啦》,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risk_rate_delay_enqueue_ts0台尘游若,也是实力派作者“himmel”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神女+摄政王+撩拨+追妻 初见时,只因她坐了他的床,碰了他的桌,他便砸了床又劈了桌,还喊她滚。 再见时,他三天晕倒两天失血,日夜差人请她来府相见。不来?那他便拖着“病体”上门求医! 第一日: 某王爷:“昨夜心悸难熬,被冷床硬,不堪入眠。” 某王妃:“那便砸了床换张软的,多燃炭火多喝热水。” 第二日: 某王爷:“软塌冷被,炭火空室,还是难眠。” 某王妃:“那便养猫养狗,聒噪一室。” 某王爷掀被而起,将人带入怀中,中气十足,再无病色:“我错了,跟我回家吧。”

王妃,摄政王他又病啦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漳州城的武陵寺是天启出了名的姻缘寺,每每有人途经留宿漳州城总是会抽个空来这寺庙一趟。

晏知溪以为游若应当也是知道的。

游若一个在水底睡了几百年的老人家哪里会知道这些,不过寺庙嘛,她幼时到处玩倒也知道凡人最爱拜神求佛的。

只是晏知溪带着她越走,这路边的红丝带便越多,她多少猜到了这武陵寺可能不是求一般东西的。

说来也巧,高高的石桥走了一半时,一个扎着朝天辫的小姑娘拎着一篮子的花跑了上来:

“公子公子,给小娘子买束花吧?”

游若轻轻弯着嘴角,神色怡然的望着晏知溪,晏知溪的耳朵尖尖就这样又爬上了粉色:

“莫要胡···”

“小姑娘,你为何不让我买束花给这位公子呢?”

游若突然出声,这一说话倒是让晏知溪和那个卖花的小姑娘都愣住了。

小姑娘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奇奇怪怪的看着游若:

“哪有娘子给相公买花的呀?”

游若扑哧一笑,千娇百媚:

“你如何觉得我们是夫妇呢?”

晏知溪被这话羞的咳了出来,满脸惶恐:

“游姑娘,言辞羞矣,不可妄言不可妄言,这会污了姑娘名声的。”

游若不理他,反倒是蹲下身探手进了小姑娘的花篮子里去拣了好几朵开的鲜艳的花出来。

而后,将花高高的举起,冲着晏知溪:

“晏公子,这几朵甚是好看,我倒是很喜欢。”

霎时之间,周遭仿佛安静了下来,晏知溪低头看着面前高举着鲜花的女子,不知怎的就觉得隐隐有了要犯心疾的迹象。

这般的大胆,这般的恣意,这般的放肆,她怎么就如此轻而易举地生生将武陵桥边的一岸桃花压了下去呢?

晏知溪脸上的红色褪了下去,白白净净的,仅染上了些桃花:

“游姑娘喜欢便好。”

他付了银,那卖花的小姑娘拿着银钱捂着嘴笑嘻嘻的跑开了,游若站了起来,抱着那花继续沿着武陵寺的方向走···

武陵寺门口人满为患,来求姻缘的人将武陵寺门口的石阶子堵的一个不小心都得互相碰撞着。

晏知溪走在人多的一侧,微微曲着胳膊,进寺院的路上并未让人碰撞到她。

进了武陵寺首先入目的便是寺院中那棵要五个人才能抱得住参天大树,树上挂的红丝带和姻缘木牌一层叠着一层的,都快看不到绿叶了。

游若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自树顶倾泻而下的红线就像是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瀑布一般,汩汩的往她的身上钻,融进她的骨血里,融进她的每一个毛孔里。

凡人的思念和痴情啊,灼热的让她的发丝都要燃烧起来,她已经许久许久未曾听见这样大声的呼唤了。

“唔呼~唔呼~”

忽然!一股大风不知从何处吹了起来,吹的武陵寺的香客们纷纷压着裙摆,郎君们举起袖子将俏娘子们挡在了身后袖里。

晏知溪也在第一时间迎着风站在了游若身前。

风起。

风落。

树上的红线飘荡的绵长肆意,桃木姻缘牌碰撞的铛铛作响。

游若看着,不免笑了起来:

“晏公子,你也想求姻缘吗?今日天公心情不错,兴许会灵验。”

晏知溪垂眸,迅速扫了她一眼,也跟她一样直直望着那棵姻缘树:

“游姑娘何不也求一个?或许也能应验。”

游若捏弄着怀中鲜花的细杆,无所谓道:

“不求,我并无心上人,天公不作我的美。”

晏知溪眼神滞了一下,眸中流光纠缠,一时竟不知该庆幸她无心上人还是该落寞她无心上人···

几秒后,晏知溪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独自一人去领了香捐了钱挂了红丝线,挂在最低处,不用踮脚便挂的到的地方。

游若看着,还是念了一句:

“晏公子,挂的这样低,天公怕是看不见。”

晏知溪端着温润:

“无妨,情丝念念,天公成美,皆是缘分。”

游若轻笑:

“晏公子倒是看得开,往后也当更看得开才好,不然呐,这心疾犯起来也是疼人的。”

游若总是能把话说的他再难开口,最后思来想去也只能含着笑摇摇头。

晏知溪理了理因悬挂红线从腰带里伸出来的褶皱,两人调转了脚步,这就准备往外走。

“夫人!夫人!您别吓红豆啊!快来人啊!救救我们夫人!救救我们夫人!”

女子惊慌失措的叫声打破了武陵寺原本情意绵绵的气氛,人流开始往呐叫声之处聚集过去。

游若停步,扭头望了过去。

晏知溪想起她会医术,或许是有了救人的心思,便再度抬脚调转了方向。

游若见他动了,抬了抬眉,未多说什么,跟着走了过去。

许是两人长得过于出众,原本额聚拢的人群自觉的让开了一条小道,两人得以走到了最前面,正好看见那一身锦衣华服,梳着妇人发髻,头戴珠玉的贵妇人紧皱眉头,额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紧闭双目,满面痛苦。

那唤做红豆的奴婢湿了薄粉,此刻泪水横流,冲花了妆面,那张小脸上白一道黄一道红一道的,还有些丰富多彩。

游若没忍住,真就笑出了声,立马引得周围人人侧目,皆是古怪眼神。

晏知溪察觉不对,轻咳了一声:

“依游姑娘所看,可能有帮扶之法?”

游若这时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氛围,红豆的哭声一浪高过一浪,她有些觉得吵了,便走了上去,蹲下身:

“别哭了,再哭我我可就不医你家夫人了。”

红豆一瞬间止住了哭号,哽着气希翼望她:

“姑娘真能救我家夫人?”

游若白莹莹的手指搭上妇人的手腕,极为无所谓的回道:

“你哭了半天也未见其他的人上来,除了信我,你也没办法了不是吗?嗯···不过你要是能安静点,我能让你家夫人醒的更快。”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30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