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媳妇,挣钱养男人全本免费阅读,胡青陈齐小说全文

穿越在一个刻薄的人身上,名声很坏? 没事,看她细水长流,挣钱买地买山头养男人。 可是这男人怎么不一样了,文武双全,还相貌出众,我的妈呀,这是捡到宝了呀。 看她如何在古代社会扶摇直上。…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农家小媳妇,挣钱养男人》,是以胡青陈齐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阔水烟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穿越在一个刻薄的人身上,名声很坏? 没事,看她细水长流,挣钱买地买山头养男人。 可是这男人怎么不一样了,文武双全,还相貌出众,我的妈呀,这是捡到宝了呀。 看她如何在古代社会扶摇直上。

农家小媳妇,挣钱养男人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胡青关好房门后拉着几个孩子去了胡家,春天胡家又新起了几间房,他们去了也有地方住,经过郑有才那件事,胡青对于他们几个单独在家住还是有些害怕。

“青妞,你们都成亲一年了,咋你的肚子还没动静?”

胡青正在吃葡萄,听见胡李氏的话,差点一颗葡萄卡住。

“娘,陈齐说了,我年纪小,要孩子不好,再一个我身体弱,让我再养两年。”

胡李氏看了一眼里面练字的陈远他们,凑在胡青很前小声地说。

“该不会是怕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冷落了他的弟弟妹妹吧?”

“娘,你说啥呢,陈远和陈柳都是好孩子,而且陈齐确实说年纪小生孩子很危险,你忘了李家小表姐的事了?”

胡李氏想到自己外甥女,15岁嫁人,16岁就有了孩子,结果孩子下不来,一尸两命,还有自己,17岁就生了老大,身体落下很多毛病,胡王氏生的晚就没啥大问题。

胡青在家住了五天,陈齐还没有回来,她觉得有些不安,陈齐以前最长时间也就在山上待了三天,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的。

“妹妹你别急,我和大哥他们去找找,看是不是有啥事耽误了。”

胡大山带上砍刀,火把领着一众兄弟上了山。

胡青抓了把镰刀跟在后面,任谁劝说都不肯离开。

“陈齐?”

“妹夫”

“陈齐,你在哪。”

一群人找了半天,天都黑了,还没找到陈齐的踪迹,胡青不肯,一群人只好继续找,天色越来越黑,火把也快烧尽。

胡一田又召集了十来个村民一起找,找了一天一夜,大家都疲累不堪,渐渐的都走了,只剩下胡家几个和三四个和胡家交好的人还在。

“小妹,小妹,快来看,这是不是妹夫的衣服和背篓?”

胡青听见声音迅速上前,看了一眼就跌坐在地上。

这是陈齐的东西,虽然只剩下手掌大小的布料,但确实是他的。

上面都是血,捕猎的工具也在。

“这里有狼的脚印,胡大哥,你女婿,怕是遭遇不测了。”

胡青不肯相信,几天前还笑着说她贪吃鬼的人就这么不见了,甚至,甚至有可能被狼吃了。

“找,每个人每天二十个大钱,谁要是找到陈齐五两银子,不论生死。”

胡青那天跟着村民一起去找,第一天全村人都在,第五天,只剩一半人了,第七天只有十来个还在坚持,第十天,连胡青都放弃了,整个小杨山都被他们翻过了,没有陈齐的痕迹。

胡一山把胡青背下了山,陈远和陈柳抱着一脸苍白的胡青在门口痛哭,看着村民都是难受。

短短十几天,胡青暴瘦了十几斤,脸颊都凹了。

“青娘,算了吧,都是命,你看开点。”

“小妹,你还有爷奶,还有爹娘和我们,日子总能过下去的。”

“青娘,你总要扛起来,陈家兄妹还得靠你呢。”

胡青看着稚嫩的陈远和陈柳,跑进屋里拿了三十两出来给了胡一田。

“这些天辛苦大家了,你们跟着我爹去领钱吧,爹,你看着弄吧,别亏了大家。”

胡一山和胡李氏,胡老太留下来守着胡青娘,给他们叔嫂做做饭,收拾收拾。

等胡青搂着哭累的两个孩子睡了一整天后,把胡家人劝回去了。

胡青每天关上门,除了胡家人谁也不来往,中间不死心又带着胡大山几个人上了两次山。

到了九月底,大家都开始忙着抢收地里粮食的时候,胡青带着陈远陈柳来给胡家人做做饭。

“爷,咱们村起砖瓦房得多少钱?”

吃完晚饭的时候胡青盘算着给陈家重新修整一下,最近她发现村里有些游手好闲的泼皮无赖是不是在他们家前面闲逛。

“咋了,你们不是去年才起了两间土坯房?”

“我最近感觉胡大虎那几个人总在家附近晃,想着把院墙加高了,再一个趁着还有些钱,把砖瓦房盖好,再买些地,以后吃喝也不愁,孩子们大了也不愁。”

胡老爷子点点头,抽着旱烟,看着胡一田说。

“你明天去给村长说,这土坯咱还能盖 砖瓦房怕是要找人了,顺便问问村里现在有没有好些的地卖。”

胡一田点点头,胡老太拉着胡青,看了一眼门外的陈远陈柳,小声问她。

“青妞啊,你这才成亲一年,陈齐就失踪了,要不奶再给你打听一个好的,女人总得有自己的孩子,这不是你亲弟妹也不是亲孩子,养不收熟的。”

胡青笑着摇了摇头,小声地说。

“奶,我现在不想想这个事,再等等吧,总得等他们大点,总不能看着他们去死吧。”

胡老太还想说啥,被胡老爷子瞪了一眼不再言语了。

胡青留下一百五十两,家里零零碎碎有三百两,她再买些地,盖好房子,留下一百两以防万一。

“嫂子,我们要盖房子吗?”

回家路上,陈远看着胡青,瘦弱的小脸,显得眼睛越大了。

胡青看着已经很久都不怎么说话的两个人,蹲下身拉过他俩在跟前。

“阿远,阿柳,你们听嫂子说,你们哥哥是失踪,不是死了,我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那嫂子就相信,你大哥他还活着,或许是有什么事,或许是受伤了,但是只要他活着一定会回来,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等你们大哥回来,知道了吗。”

陈柳流着眼泪哽咽的问。

“嫂嫂,大哥真的没死嘛?他们都说大哥死了,你也不要我们了。”

胡青用力的把两个人搂在怀里,亲吻他们的头发。

“不会的,你们大哥一定还活着,他武功那么高强,这么多年都没事,连黑熊都能打死,一定还活着,嫂嫂会保护你们,只要你们还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们。”

陈远陈柳在胡青怀里哭了好一阵,胡青见天色已经很暗了,忙拉着他们回家了。

等到十月中旬,大家地里的活都忙完了,胡家才开始张罗起盖房子的事。

胡大山在盖房的时候故意和村民说。

“我爷奶发话了,青娘虽然现在是陈家人,还是我胡家的宝贝闺女,谁找她麻烦,就是和我们胡家作对。”

“大山,要我说你们也是瞎操心,青娘现在有钱有地,十八亩地,够十个人吃喝了,你们还要给她交租子,还用你们撑腰。”

胡二山挑来两筐砖,往地上一放。

“谁说不是,可我爷奶说了,我妹子比我们都宝贝,千交代万交代,说让我们每天来我妹子家巡查,抓到谁欺负,往死里揍,说的我们哥几个像是地里的草一样。”

一群人哈哈打趣他们,藏在树后面的胡大虎听了面色阴沉的离开了。

胡五山见他走了,小跑这过去和胡大山说了,胡大山几个恶狠狠的瞪着胡大山的背影,攥紧了铁锹。

等到房子盖好的时候,天气都凉了,胡家忙着给胡四山相亲,他现在都快19了,在村子里已经算大龄剩男了。

“奶,四哥说的哪个姑娘?”

胡青坐在炕上,自从陈齐出事之后,胡老太和胡李氏隔三差五来陈家小住,一般这种情况要遭人诟病,但是胡青情况特殊,没有男人,还领着小叔子和小姑,没有公公婆婆,胡家人来住也是情理之中。

“你二婶娘家姐姐的闺女,16岁,我和你娘看了,是个爽利的好姑娘,跟你二婶不像,勤快的很。”

胡青听见这话哈哈一笑,胡老太因为当初被媒人得嘴哄了,娶了胡王氏,一直记在心里,后来每一个孙媳妇都打听好久,又亲自相看才同意。

“就是聘礼高,要十六两,我和你娘发愁的很,去年娶你三嫂把家里掏了个干净,今年你时不时的贴补着,家里也种着你的地才攒了十两,你娘去李家借了,不知道能借多少。”

胡青看着胡老太皱起的眉头,从箱子里取了十两来。

“给,拿着给四哥娶媳妇吧。”

胡老太只是单纯的和孙女抱怨,不是想装可怜到孙女跟前拿钱的。

“我不要,家里这几年零碎拿了你十几两了,陈齐带着家里人打猎,咱们起了房子,还还清了所有的外债,哪能再要你的钱?”

胡青把钱塞进胡老太手里,看了眼陈远陈柳。

“奶,我不是单纯给你钱,我是想着,现在陈远每天去学堂,白天家里就我和陈柳,我想着四哥他们两口子这还没孩子,能不能成亲完了一两年住在我们这,我也安心些,四嫂也能帮我照看照看家里。”

胡老太听着这话,心里盘算了下,觉得要回去商量一下比较好,把钱先放回炕桌。

“我明天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 ,看你四哥咋说,不行就叫五山来,不行,他现在也念书呢,白天也不在家,要不就我跟你爷来。”

胡青笑着点点头不说话,胡老太真是一心为她着想。

没几天,胡四山下聘的时候给周家姑娘说了这个事,周姑娘没意见,胡青就腾了一间房子出来,打算黑胡四山两口子住。

天气越来越冷,胡家兄弟每天都上山砍柴,给陈家胡家都塞满了柴,胡青还买了两筐炭。

陈远每天和五山在学堂念书,写字冷得很,胡青直接给学堂夫子送去,每天用,也够用上一个月。

夫子见胡青这么会来事,直接把五山陈远的位置调在炭盆跟前,还时不时给留下单独讲书。

陈远和陈柳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再胡闹了,那天都很乖巧听话,才五岁多的陈柳跟着胡家大嫂学针线活,已经能做袜子出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03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