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爱妃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凌蔓锦龙少宇)

身为特工的凌蔓锦,执行任务中弹身亡,重生到古代丞相千金的身上。 谁曾想,还没享一天的福,就被抄家灭门,自己也沦为官婢来到军营中。 整天面对一个千年冰块脸的王爷,更无辜的被卷入皇室暗流涌动的斗争之中,她可真是点儿背到家了。 不过听说有钱赚啊,她的双眼冒出星星,谁让自己是财迷呢,就勉为其难的留下吧,等赚…

小说《财迷爱妃》是作者“畅爱宝贝”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凌蔓锦龙少宇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身为特工的凌蔓锦,执行任务中弹身亡,重生到古代丞相千金的身上。 谁曾想,还没享一天的福,就被抄家灭门,自己也沦为官婢来到军营中。 整天面对一个千年冰块脸的王爷,更无辜的被卷入皇室暗流涌动的斗争之中,她可真是点儿背到家了。 不过听说有钱赚啊,她的双眼冒出星星,谁让自己是财迷呢,就勉为其难的留下吧,等赚够了钱再走也不迟啊。

财迷爱妃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广袤的大漠,无边的黄沙蔓延到天际,大地在烈日的炙烤下升腾起缕缕热浪。

突然那太阳中射出一束白光,以极快的速度瞬间打到一个趴在地上的女人身上,又一下子消失不见。

好痛。

背部的灼热让凌蔓锦苏醒过来,她感觉身体像被千万根针扎一般的痛,喉咙里更像是含了个火球。

“水……水……”

她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却仅发出微弱的声音。

“怎么没有人回应?”凌蔓锦艰难地睁开眼睛。

“天呐,这是哪?”满眼都是死寂的黄沙,凌蔓锦震惊的睁大了双眼。

她怎么会在这儿?她不是在执行任务吗?

用胳膊使劲撑起身子,凌蔓锦想挣扎着起来看个究竟,却一点儿也使不上力气,撑到一半就颓然倒下。

她的耳中似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却显得那么遥远并不真切。

“小姐,小姐……”

“军爷,军爷,小姐还活着,求求您救救她,求求您救救她吧……”

是谁在说话?

正想着,凌蔓锦的身体突然被人粗鲁的拽起,在地上拖拽着前行,直拖到前面不远处的马队附近才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好疼!

凌蔓锦皱紧了眉头,却使不出一丝力气反抗。

“小姐,小姐……”一个泪眼婆娑的女孩扑上来抱住了自己。

凌蔓锦睁开眼睛,看到那是一个大约十四五岁,身着淡蓝衣裙头梳双髻的古代装扮的女孩。

她喊的是自己?可自己并不认识她啊。

凌蔓锦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好痛,她那原本混沌的脑袋竟在这一刻飞速闪现出一个个片段。

她强忍着脑海中的疼痛,整理着零落的记忆。

一月前的丞相府邸。

“锦儿,你看这凤仪楼的布料花色如何?若是这牡丹花瓣再配以金箔,就更是光彩照人了。”

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温柔美妇手抚着一块红艳欲滴的丝绸,微笑着看向她的宝贝女儿。

她是磬国丞相凌飞鸿的正妻覃雨柔。

出身名门的她,与丈夫琴瑟和谐,生有一对儿女。

儿子凌华雄承袭父业步入仕途,颇受磬帝器重。

女儿凌蔓锦则被磬后相中,钦点为嫡亲皇子龙少朗的正妃。

“娘,女儿不嫁,女儿要在您和父亲身边一辈子。”

凌蔓锦的脸上透着羞涩,对正帮她挑选嫁衣布料的母亲撒着娇。

下个月她就要及笄了,按照磬帝的旨意,她将与磬国嫡皇子龙少朗大婚成为他的正妃。

这是件光耀门楣的大事,全府上下都在为此忙碌着。

可对于凌蔓锦来说,她并不想嫁。因为对比起森严的宫规,她更愿意在父母跟前无忧无虑的生活。

覃雨柔一脸宠溺的看着身旁的凌蔓锦,这个从小让她与夫君宠到大的女儿,都马上要嫁为人妇了,还是一脸的天真烂漫。真不知嫁到皇家后能不能适应宫中的生活。

“傻丫头,哪有不嫁人的道理?真是我们把你宠坏了,到了大皇子府中可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

覃雨柔温柔的抚着女儿谆谆告诫。

突然门外一阵嘈杂之声传来,打破了满室的温馨。

似乎是闯进来了许多人,凌蔓锦和母亲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外。

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人胆敢擅闯丞相府的内宅?

门被人大力的撞开,一队凶神恶煞般的官兵闯了进来。

那为首的小头目不由分说,“刷”的一刀就结果了上来阻拦的一个丫鬟的性命,鲜血顿时喷溅了一地。

“啊!”

从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的凌蔓锦被吓得尖叫,扑进母亲的怀中瑟瑟发抖。

覃雨柔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脸色惨白,只牢牢地搂住了女儿的身体。

“罪臣凌飞鸿之妻凌覃氏,之女凌蔓锦接旨。”

一个黄衣太监神情倨傲的从门外走进来,尖着嗓子冲屋内人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凌飞鸿身为朝廷重臣,不思为国尽忠,却心怀不轨,暗通敌国,意图谋反。凌氏满门男丁赐死,女眷充军为奴。钦此。”

读完圣旨,那太监向后略一挥手,等在一旁的兵士们就一拥而上,将早已瘫坐在地的母女俩五花大绑抓了起来。

之后,她们被投入了阴暗潮湿的牢房。

狭小的空间里,充盈着腐败恶臭的气味,脚边还不时跑过老鼠、蟑螂……

凌蔓锦眼中满是恐惧,她蜷缩着身体,向母亲的身边挤了又挤。

“娘,我害怕。”

“锦儿不怕,娘亲在你身边。”

将女儿靠过来的身体揽住,覃雨柔柔声安慰。

这事情发生的太快,一夕之间,往日繁华似锦的丞相府轰然倒地,她们也从云端坠落到谷底。

覃雨柔的眼中满是悲哀,却不忍让女儿再受打击。

终于,在母亲的轻哄声中,凌蔓锦慢慢睡着了。

可由于过度的惊吓,她夜里却发起了高烧。

这一烧就烧了整整三日,凌蔓锦昏睡着,却睡得并不安稳。身子明明滚烫的要命,却感觉如坠冰窟一般。

睡梦中,她隐约看到母亲一直守在自己身边无声的拭泪。

不过几日的光景,母亲好似苍老了许多。

她多想这仅仅是一个梦啊。

覃雨柔的双眼已哭得干涸,三天的时间里,她先后听到丈夫、儿子被斩首的消息,心中那仅存的一点希冀也随之消失了。

如今的她,宛如是一具行尸走肉,已失去了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勇气。

望着高烧昏睡的女儿,她将贴身的一块血玉摘下来,轻轻地带到凌蔓锦的颈上。

“锦儿,对不起,娘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保护你了,你以后的命运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覃雨柔解下自己的腰带,扔向了房梁……

那些散乱的记忆片段,到此戛然而止。

而回过神来的凌蔓锦无比的震惊,她可是一个特工耶!

为什么脑子里会有这么多不该属于自己的古人的记忆?

自己又为什么身穿古装,置身沙漠之中?

难道自己竟真的穿越了?

我靠!

凌蔓锦低咒一声,这也太扯了吧。

上一世的她,死在了执行任务的途中。而今,她的灵魂重生到了磬国丞相凌飞鸿的嫡女,一个名字也叫凌蔓锦的女子身上。

而刚才抱着自己哭泣的女孩,则是凌蔓锦的贴身侍女平儿。

原来那个凌蔓锦因亲人的相继离世,心力交瘁,承受不住打击,在充军的路上病重死去。

刚才幸亏她苏醒了过来,否则真的会被押送的士兵扔在大漠里。

“快走,快走……”

皮鞭抽打在身体上的剧痛,打断了凌蔓锦的思绪。一个士兵恶狠狠的朝她叫嚷着。

“刷”的又是一鞭,瞬间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鲜红的血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02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