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的古代艰难生存梁如君郑宇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作为某音平台上,声音最甜美的女主播,咳,自封的。被粉丝的神秘礼物坑到了古代,的青楼…梁如君还能找谁说理去? 当个厚脸皮的文抄君,臭不要脸的照搬前辈们的心血,只为了赚银子立功劳挣诰命脱离贱籍… 偏偏有人不让她好过,那行吧!反正本姑奶奶早就不想干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吧!她死…

《主播的古代艰难生存》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梁如君郑宇,《主播的古代艰难生存》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作为某音平台上,声音最甜美的女主播,咳,自封的。被粉丝的神秘礼物坑到了古代,的青楼…梁如君还能找谁说理去? 当个厚脸皮的文抄君,臭不要脸的照搬前辈们的心血,只为了赚银子立功劳挣诰命脱离贱籍… 偏偏有人不让她好过,那行吧!反正本姑奶奶早就不想干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吧!她死后作为一只阿飘,满心以为能回去现代呢,没想到却跟这位穿越大神做了场较量……

主播的古代艰难生存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幸得郑驸马以命相挡,替太子挡了毒箭,才换来了东临国,有惊无险的皇权更替。

事后,宁嫔被赐死,宁氏一族,成年未成年的男子,皆被押去边关做肉盾和苦役。及笄的女子也被充作军/妓,未及笄的一律充入教坊司贱籍,遇赦不赦。

在东临国,犯了再大的事,极少是被关进大牢或者处斩的。

用东临老皇帝的话说,关进大牢不还得浪费粮食白养着?

与其再浪费人力处斩一死百了,拉去边关做肉盾不是更划算?

前朝对百姓只知压榨,与世家们同流合污自顾自享乐,又对邻国一味伏低做小,前朝那些年,几乎成了邻国的‘殖民地’…

当时的几大世家之一,华家,是一位睿智的老祖,他几乎可以预见,继续如此下去,要不了几十年,东临国上行下效,百姓们皆人人成奴,全没了血性。哪怕他们人口比邻国多上十倍,也不敢反抗分毫。

华家老祖做生意精明,做人更精明。一当家就开始悄摸布局。联合与他志同道合的,又依附他华家的十几个小世家,推翻了前朝,自己做了皇帝。

老皇帝精明会算账,又懂得联合百姓的力量。原来的几个大世家,早被与老皇帝志同道合的十几个小世家取代。

东临国这一系列律法,一系列维护百姓,以身作则的举动,使得短短十年,百姓们就凝聚起一股,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

当时皇七子,因为查明并未有直接参与,勉强封了安王,示意安分守己。

只因老皇帝说了,皇家也不养闲人,犯了错一样做苦力。便将安王丢进皇家马厩,一辈子当个马圉也就是了。

皇十子因尚年幼,亦并未被清算,也得了个毫无实权的庆王。

而冤枉做了替死鬼的舒嫔,如今的舒太嫔,被太后幽居皇家寺庙,常伴青灯古佛,然后,一辈子当个织布的女工。

而‘毫无实权’的‘风流’庆王,自然是没有造反的实力和心思。他所谋的,是能够搭上有实权的将领,希望能为他向圣上求情,以图接了生母出来,陪伴自己身边享福罢了。

————————————

虞州城,寻芳楼。

“你就在这儿休养两天吧,再多也没有了,老/娘可不养闲人。吃的喝的会有人送来,治外伤的药膏,也有人过来替你抹/上。”

“这些可都是要花银子的,你可得给老/娘老老实实接/客挣银子。到时候老/娘也好吃好喝的养着你,有你吃香喝辣的时候,保不准到时候啊,赶你走你都不想走了呢!咯咯咯…”

老鸨说着就捏着手帕,略侧歪着头掩唇娇笑。一把年纪的老妇人,做出如此作态,却如行云流水般,做的极其自然。显然这种搔/首/弄/姿的行为作派,已经深入骨髓了…

都说环境会影响人,会改变人!

梁如君猛的打了个激灵,浑身一颤!不!决不能被改变被同化!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逃跑?还没挨够打?你连两个守门的壮汉都打不过好么!’

‘假死?电视看多了入戏太深了么,你哪来的假死药?’

事到如今,她唯有借力这一条路了!

“请问,怎么称呼您呢?”

嗓子又干又疼,声音自然好听不到哪里去啦。

“楼/里的姑娘们,都唤我一声郝/妈妈。便是那常来的恩/客们,给面儿的也唤我一声郝/妈妈。”

说着那老/鸨露出一副,颇有几分怡然自得的表情。

郝/妈妈?好妈妈?呕!梁如君差点儿没吐了,呸!太不要脸了!

“您瞧着,也就三十不到的年纪,便是唤您一声姐姐也使得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待上了年纪的女人,只要夸她年轻就对了。

“咯咯咯…你这想通之后,小嘴儿也甜的跟抹了蜜似的。你要是对那些恩/客们,也这般嘴儿甜,不说赏钱吧,行/那/档/子事儿的时候,你也能少遭点儿罪不是。”

“便是哄了那恩/客们给你赎了身,抬了你做那小妾姨娘,也不是不可能啊。”

老/鸨为了让她安心留下来,努力给她接/客挣银子,洗脑画大饼是张嘴就来。

心里却不屑道,

‘就你这姿/色这身/段儿?难!也不知谁跟你这么大仇,倒贴钱的,也要把你送了进来留在我这里。怪只怪,你命不好吧!’

待老/鸨走后,梁如君才缓步挪到梳妆台前,泛黄的铜镜里,显出个略有些丰润的身影…

抿了抿唇,伸手去量了量腰围…

‘还好还好,只是是骨架粗了点儿…’

走近对着脸仔细看…伸手摸了摸,略有些塌的鼻梁…

一双临近满月的杏眼…略宽的脸颊…

竟然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连眉头那长的恰到好处的的小痣都一样…

似想到了什么?

伸手摸想左耳后面,明显凸起的小点…

‘实锤了,原装货?’

‘啥情况?这有七分十几岁时的我吧?这是我的前世?还是,我其实某位神仙的分身之一?然后终究要回归本体啥的?’

‘难道我生活的现代,并不全是高科技时代?电视剧里的那些穿越和神话故事,也不全是瞎编的?’

脑洞大开的梁如君,依旧没能找到靠谱的答案…

“叩叩叩”

门被推开,一个着灰色粗布,约五十岁左右满脸褶子的婆子,一手端着茶托上的一大碗粥和一大壶茶水,一手推着门弓着腰进来。

那婆子也不说话,放下粥和茶水,弓腰便准备关门出去。

“谢谢。”

梁如君的习惯用语,让婆子的脚步顿了顿。却也仍是不言语弓腰关门出去了。

喝了粥,肚子不再一直造反,扰乱她的思绪。梁如君开始思考对策,有人要毁她清白,那么想要离开这里,就有些难办…

离开不容易那就先放一放,暂时不能离开,那就拖延/接/客的时间。虽然作为现代人,梁如君并不把那层膜,看的比命重要。但也要分什么时候啊。

思来想去,把话本子里穿越前辈的经验,过了一遍又一遍。打定了主意,就要出房门。

门一打开便看到之前的两个彪形大汉,其中的一个,伸手挡在门口,那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找老,啊不,找郝/妈妈,劳您帮忙通传一声,麻烦您了!”

压下心头的恶心,学着电视里那套微微屈膝额首,向对方行了个礼。

有些不伦不类的动作,却让彪形大汉似觉受宠若惊了一瞬,但也紧紧是一瞬。

虽说他们这些打手干的都是粗活儿,刚来的姑娘怕他们,那些头牌和客人们,也瞧不起他们这些大老粗。如今被人这般以礼相待,还是头一回。

却又担心是美人计会害他丢了饭碗,虽然这个美人,并不美。

“在房里等着。”

丢下这句,就关上了房门。

老/鸨很快过来了,带着略微不耐的神情道:

“这又是怎么了,你不会是又想闹什么幺蛾子吧,老/娘可告诉你,没用!”

不怪老/鸨这么说,这么反复折腾过的烈性子姑娘也有,但最后不是死了就是屈服认命了。

老/鸨因为没睡饱,被梁如君这连番折腾,语气就更说不上多好了。

“郝,姐姐,”

梁如君咽了口口水,

“哪儿能呢,我找您是有好事儿呢。您先坐下喝口茶慢慢听我说。”

说着给倒了杯茶,双手递给老/鸨,但老/鸨估计是嫌弃茶水太差,并没有接,只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郝姐姐,您想不想咱们寻芳楼的生意,更上一层楼呢?”

老/鸨抬眼瞧了她一眼,状似不屑道:

“有什么话你直说,甭跟老/娘说这些有的没的。”

老/鸨不接招,梁如君也不气馁。继续道:

“郝姐姐,我知道我本应该认命,好好在这儿替您挣银子。可替您挣银子这事儿吧,一味靠/身/子,可比不过靠这里挣得多吧。”

说着用右手食指,指了指她太阳穴的地方。

老/鸨终于抬头看向她,也是,她这丫鬟般的脸蛋身段儿,还真挣不了几个钱,也就是头两年年纪小还新鲜。

“你且先说说看。”

“郝姐姐,这俗话说的好,上天给你关上一扇门,也总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何希虽貌不惊人,脑子却也还算灵活。”

“我有办法在半个月内,让咱们寻芳楼的收入,至少比从前提高两成。”

她还就不信了,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智慧,还不能在这古代活的风生水起?

“您要是不信,咱们可以立字据,我若未能做到,以后任凭您差遣且分文不拿,连赏钱也都归您!但我若做到了,便允我一年内不接/客。您看如何?”

保险起见,梁如君并没有自报真名,而是报出了曾经交网友时,所用的艺名。

反正她没有原主任何记忆,便算是崭新的自己。可就怕哪天蹦出来个什么原主的家人,觉得她失了清白名声,逼她自尽什么的。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想,话本子看多了未雨绸缪而已。

“不如何!我便是不允你,你不也是任我差遣。”

“半个月让生意提高两成?小丫头你才多大?老/娘都不敢夸下/海口的事儿,你也敢信口开河?敢拿老/娘开涮?苦头你还没吃够呢!”

说罢起身就准备走。

“郝姐姐!”

身后传来急声,老/鸨一回头,便惊呼一声“啊”!

原来梁如君趁老/鸨转身时,一把抢过老/鸨头上的发簪,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脖子已经流出了血。镀金的簪子,硬度还是能刺透肌肤的。

老/鸨不接招,她没有办法了,只能出此下策…

如果还不行,只能一死,啊呸,只能再想办法了。

费劲巴拉的穿越过来一场,却活不过一集的小炮灰,她还从来没见过呢,她也必须是活到大结局的,炮灰逆袭传啊!

“郝姐姐,试一次,您也不损失什么不是?万一成了呢?”

“而且,如果您强行逼我接客,到时候,我可不保证,我能做出什么鱼死网破的事儿来!”

“比如,咬伤恩/客啦,又比如,火烧床幔玉石俱焚啦,再比如,与恩/客同归于尽来个同归于尽啦…”

她是真做的出来!咱天蝎座的女生,绝不可能乖乖认命,真没那么怂!

“左右我一条贱命,换来这寻芳楼,出两个人/命/案。您这背后就是有再大的势力,也够您头疼一阵儿了吧!值了!”

现在的她无所畏惧,她又不是原主那怂货!她是十岁多就开始在社会摸爬滚打,已经经历了十五年社会毒打的梁如君好么!

“行了,老/娘应了你了!”

老/鸨没好气的喊到。碰上了光脚不怕穿鞋的了!

“郝姐姐,劳您受累,着人准备两份字据,我来念,您这边来写!”

梁如君依然不敢放下,抵在她脖子上的发簪,她可不想前功尽弃。

老/鸨轻哼一声,出门吩咐了一下。很快便有人准备了笔墨纸砚,端了进来。

梁如君念道:

“何希与寻芳楼郝/妈妈约定,若何希能在半月内,使寻芳楼的生意,提高往年此时的两成。注明:期间发生不可抗力的因素,比如天灾,比如人祸,比如意外惹上官司等,任何导致寻芳楼无法正常营业之事,则重新算时间。”

“成了,寻芳楼郝/妈妈便允何希一年内不接/客。不成,何希在寻芳楼,终生的工钱以及赏钱,全部归寻芳楼/郝/妈妈所得。”

“以此字据为证,此字据一式两份,由寻芳楼郝/妈妈,以及何希本人签字按手印后,每人一份。嗯,记得写上年月日。”

梁如君虽然不会写毛笔字,却认得这些字。

感谢曾经为了背古风的配音台词,啃了一个月的繁体字 ,不然到这古代,就成了半个文盲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33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pm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