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横行:开局被电麻了全本免费阅读,方泽茱莉亚小说全文

弗兰肯斯坦的死亡笔记,法拉第笼,薛定谔的猫,克莱因瓶。 一件件神秘物件跟随诡异事件一起出现。 这是一场传承,也是人类的末日。 被绑在电刑椅上的方泽已经被眼前的电刑女王茱莉亚电麻了! “方医生,现在轮到你来电我了!”电刑女王茱莉亚笑的很贪婪。 这种感觉的确很爽! 不过方泽很抗拒,因为他是一个很正经的医…

《诡秘横行:开局被电麻了》,以方泽茱莉亚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方泽茱莉亚”倾力打造的一本,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弗兰肯斯坦的死亡笔记,法拉第笼,薛定谔的猫,克莱因瓶。 一件件神秘物件跟随诡异事件一起出现。 这是一场传承,也是人类的末日。 被绑在电刑椅上的方泽已经被眼前的电刑女王茱莉亚电麻了! “方医生,现在轮到你来电我了!”电刑女王茱莉亚笑的很贪婪。 这种感觉的确很爽! 不过方泽很抗拒,因为他是一个很正经的医生!

诡秘横行:开局被电麻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床上躺着的那具尸体闪烁着电流,也开始颤抖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中,死去的白人男子慢慢坐起身子,却没有任何其它举动。

“复活了?”印第安人低语道。

方泽也不确定,同样很疑惑的看着坐起的尸体。

朱莉娅脸色潮红的看向了尸体,对着方泽问道:“能不能让他攻击人?”

攻击人?

方泽愣了一下。

张正表情冷漠:“只要验证复活术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朱莉娅小姐还是不要过多探查的好。方医生是新人,你也不想多个敌人吧?”

“我怎么会和他成为敌人!”朱莉娅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方泽,手指也落在了方泽的手臂上。

方泽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的表情,方泽当然见过。

作为一名帅哥,方泽曾经有过不少女伴,特别是西方女人对爱情过于大胆,索爱的表情毫不收敛。

朱莉娅见到方泽的反应,很无趣得扁了扁嘴,指向一旁跟着自己来的白人男子道:“让你的尸体动一动,揍他!”

方泽也很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尸体,在脑中闪过和朱莉娅所说的话语同一个念头之后,本来坐在铁床上的尸体下了床,并且一步步向着白人男子走去,然后挥动了拳头。

拳头的力量并不大,甚至速度还有些慢。

白人男子只是后退一步,很轻松的躲过了攻击。

“好废的尸体。大概有普通人三分之一的力量。”朱莉娅面色恢复了几分冷傲,对方泽问道:“那本笔记是具名传承书籍,应该不止一个技能吧?”

方泽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对方的提问。

张正冷声道:“朱莉娅小姐,你应该知道传承者之间的忌讳。你们想要弗兰肯斯坦的具名物,是因为听说这个具名物可以复活人。我理解复活能力的价值,但是现在你们看见了,复活的死人根本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最多算是丧尸或者傀儡。你们不会为了这样一件具名物,和我们选择开战吧?”

朱莉娅嘴角轻笑,却没接话茬。

十分钟很快就到了,那具复活的尸体砰一声倒在了地上,好像从来没有复活过一样。

事情突然变得无聊了。

“还真是无聊的能力。”朱莉娅叹了口气,又看向方泽,却被张正用身体挡住了视线。朱莉娅还是绕过了张正,笑看向方泽道:“方医生,有兴趣成为我的伙伴吗?我是美利坚国家安全局超能事务部欧洲分部的部长。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不仅能够得到我们国家的庇护,还会有很多钱。并且,我们还能尝试一下电流充斥肉体的快感!”

赤裸裸的诱惑话语。

蛇蝎一般的女人。

方泽很畏惧的后退了一步道:“不用了!”

“太可惜了。”朱莉娅微微扁嘴,很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我还是第一次对其他人的电流产生兴奋的感觉,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今天就先放过你,我还会来找你的,又或者你可以主动来找我,我的门随时为你敞开。”

美妙?

的确有些美妙。

可是多了就会小便失禁,痛苦不堪,甚至还会飞灰湮灭!

终于。

朱莉娅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带着两名手下离开了。

张正看了一眼方泽,低声提醒道:“朱莉娅被称为魅惑电刑女王,她最厉害的能力不是控制电流,而是魅惑能力,她已经盯上你了,你以后最好小心一点。”

靠!

方泽吓得缩了缩脖子,终于问出了那句一直想问的话道:“你们是华夏的官方机构吗?能不能告诉我,这些能力到底是什么?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这些力量!”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方泽此刻最想知道的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和这些人会拥有超越科学认知的力量。

让一具尸体复活,哪怕十分钟,也不属于正常的科学事件。

方泽很想知道答案。

张正缺很平淡的回道:“没人能解释这些力量是怎么来的。还有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你慢慢解释,朱莉娅是美利坚的官方机构成员,明面上她不会做的太过火。可是这座城里还有很多其它组织的人,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离开吗?

方泽连忙解释道:“我还不能离开。我的老师马修教授的尸体还躺在公寓里,我不能让他腐烂在那里。”

啪。

方泽话刚说完。

张正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方泽颈部,方泽也瞬间瘫倒在地上。

走廊里。

张正很平静的点燃了一根烟。

一旁的老陈眯眼笑道:“张正,队长说过很多次了,做事别那么粗鲁。”

“粗鲁吗?还有比她更粗鲁的人?”张正一只手拎起方泽的衣服,随后扛在肩上开口道:“我先带他去机场,他老师的尸体,你帮忙处理下,等他醒了也好解释。”

老陈挠了挠头发:“尽给我添麻烦。好吧,那我晚一天回去,正好城里还有两个老朋友,我得见一面。”

张正不多说,扛着方泽走向医院的出口,摆了摆手道:“老色鬼,悠着点,别死女人肚皮上。”

“没办法,人情债,难还啊。”老陈背着手,笑眯眯跟着走出了医院。

……

呼!

很刺鼻的味道。

方泽在座位上惊醒,当他看清周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飞机上了。而他面前还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短发女孩,似乎是这个短发女孩将他叫醒的。

“你好!我是夜莺!”短发女孩笑容很甜,伸出了手。

夜莺?

方泽整理着混乱的思绪,想起了先前在医院办公室的事情。

当时窗外一发子弹击中了花瓶,同时震慑住了金发女人朱莉娅,朱莉娅说了夜莺这个名字,看来就是眼前的小女孩了。

飞机是小型商务机。

机舱里还坐着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张正,另一个是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人。年轻女人一身黑色制服,跷着二郎腿,眼神冷漠,一脸生人勿近的架势。

方泽对着短发女孩夜莺点了点头,又看向张正有些不解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要带我去哪?我在医院……是被人打晕了!”

虽然那一瞬间很短暂,但是方泽可以确定自己后脑受到了攻击。

张正很平静开口道:“我打晕的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8:30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8:31